中国游泳协会官方网站
《游泳》杂志

联系协会

中国游泳协会
电话:010-51029221
联系人:孙旗男
邮件:cca1986@sports.cn
地址:北京市天坛东路80号

中国游泳协会网
010-67158866-677
联系人:陈君
邮件:chenj@sports.cn
地址:北京市崇文区

相关链接

首页 >> 关于协会 >> 大事记
90年代中国水球史话1
2004-04-09 14:16:06

一、亚运篇

    1990年至1998年,我国水球的龙头队伍中国水球队,先后参加了第十一届、第十二届、第十三届亚运会,他们用夺冠的喜悦与失落的辛酸,写就了90年代中国水球队的亚运征战史。

1、北京亚运 华夏健儿再创辉煌

    1990年9月在北京举行的第十一届亚运会,中国水球队的参赛目标是卫冕冠军。为了圆满完成国家体委领导交给的任务,时任中国水球队领队的关越铮、主教练彭绍荣、教练员邓军统领中国水球集训队的健儿们在广州作了中国水球队史上最漫长的一次集训。此期间,他们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在泳场送走一个又一个假日,在操场迎来一个又一个黎明。依靠全队上下的默默耕耘与无私奉献,赛前,中国水球队麾下已经形成了精兵强将的陈容,如锋线队员黄启江的巧取豪夺、邓兆荣的左手远射都独具特色;老队员蔡盛六的防守力、黄龙的攻击力也各显风采;其他各位选手大都身怀绝技,如中锋葛坚清的门前搏斗、前锋王敏辉的对抗射门和崔世平的高跃拨拍、守门员倪世伟的机敏扑抢,都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因此,当1990年6月初,中国水球队拔营离穗、开赴北京时,队伍已是成竹在胸了。

    1990年7月3日,是中国水球队史上的一个难忘的日子。这一天上年 ,当中国水球队正在英东游泳馆进行紧张的训练时,我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全国人民敬仰的党和国家领导人邓小平同志,在国家体委主任伍绍祖的陪同下步入游泳馆,看望水球队员。运动员们见到心目中崇拜已久的邓小平同志,激动万分,他们纷纷爬上泳池,与敬爱的领袖握手,默祝他老人家健康长寿。小平同志精神矍铄,高兴地夸赞中国水球队“练兵忙”,并与中国水球队全体人员合影留念。

    依赖赛前艰苦训练所获得的技战术实力,仰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信任所焕发的昂扬头志,在1990年9月24日—30日的亚运会水球赛场上,中国水球队用全胜的战绩向祖国和人民交上了一份满意答卷。预赛上,他们以技高一筹的实力轻取香港队、伊朗队、韩国队、名列A组第一。决赛中,中国队过关斩将,直捣龙门,先以17:4将新加坡淘汰出局,再以10:7将日本队打翻马下,堂而皇之的登上了亚运会水球金牌的领奖台。9月30日晚9时许,在雄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奏响中,在冉冉上升的五星红旗的辉映下,中国水球队在北京英东游泳馆感受到了祖国人民的祝贺与称赞,品尝到了实现亚运会“四连冠”伟业的幸福与自豪。

2、广岛亚运“哈国”水师阴我锋芒

    1991年8月19日,世界政坛风云突变,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宣布解体。这种突如其来的国家裂变,不止是为此后的世界政治多极化开辟了道路,而且也对尔后全球体育竞技新格局产生了影响。

    在亚洲体育圈内,最先感受到苏联解体带来威胁与冲击的项目就是水球。1993年6月,从苏联分离出来的、位于亚洲版图的哈萨克斯坦派出它的水球队参加在北京举行的“小天鹅水球邀请赛”。这支原名苏联“迪那摩”俱乐部水球队,在北京赛场表现出了惊人的成就,他们不但以较大的比分战胜中国青年水球队、韩国水球队,而且首战中国队以14:5大胜,再战中国队又以10:9超出,世人从中看到了“来者不善”。

    为了秣马厉兵,接受哈萨克斯坦水球队加盟亚运会对我国水球队雄居亚洲的挑战,1993年10月,中国水球队集结广州,拉开了备战第十二届广岛亚运会的序幕。

    与第十一届运动会相比,此时的中国水球队的人员构成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在教练班子方面,曾在北京亚运会上为中国队夺冠立下汗马功劳的蔡盛六、王敏辉执掌了帅印,领队则由新人吕健担任;在运动员方面,许多名不见经传的年轻选手被征募入队。

    面对现实,中国水球队在中国游泳协会的支持下,当机立断,制定了两条应急之策:一是将老国手黄龙、赵璧龙召回队中担任骨干,二是将远在澳大利亚求学的原国家队员杨永、倪世伟请回参加大赛。在此基础上,队伍又双因势利导地确定了训练指导思想,并大胆地制定了队伍突破方向与高原训练方案。

    1993年10月—1994年10月,备战广岛亚运会的中国水球集训队分三个阶段进行了集中训练。其中1994年2月出访澳大利亚两周,4月与9月先后再次在昆明进行为期三周的高原训练。毫无疑问,出访与高原训练的结果,不但使队伍积累了与对手对抗的技验,而且极大地提高了队员的往返游动能力。至10月初,当中国水球队离京赴日时,队伍不但技战术实力大幅度提高 ,而且队员个个斗志高昂。

    第十二届亚运会水球比赛1994年10月11日—15日在日本广岛举行。在领队、教练员精心呵斥与耐心调教下,参赛的中国水球队员已经具备了夺冠的实力。首轮比赛,中国队以11:2大胜韩国队,但遗憾的是主力队员许德文手部受伤。第二轮比赛,中国队与哈萨克斯坦队狭路相逢。赛前,由于中国队结合“小天鹅比赛”对哈队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并认真反复观看过教练员王敏辉年初在世界游泳锦标赛上拍摄到的“哈队”有关比赛情况,因而此次与之较量,开局打得十分顺手,临近第一节比赛结束前一分钟,中国队还以4:1领先。但是哈萨克斯坦队毕竟是一支久经沙场的队全,他们很快调整了战术,改变了打法,逐渐将比分追了上来。反之,中国队由于缺少高大锋线队员许德文的中流砥柱作用,教练员在用人布阵上少了一员能攻善守的大将,致使方略难全,徒有扼腕长叹。是役,中国队先赢后输,最后以9:12败北。虽然在第三、四五轮比赛中中国队所向披靡,但终究功亏一篑,与亚运会冠军无缘。事后,获得广岛亚运会银牌的中国队员无不为赛场上的意外减员大呼“输得冤枉”,留下了“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的终身遗憾。

3、泰国亚运 兵败曼谷群情激昂

    第十三届亚运会,即本世纪最后一届亚洲体育盛会于1998年12月6日至20至在泰国首都曼谷举行。

    为了夺回广岛亚运会丢失的桂冠,中国水球队提前一年作战前准备。1997年12月,在第八届全运会结束后不久,中国游泳协会即招兵点将,擂响了曼谷夺金的战鼓。

    有道是山不转水转,备战第十三届亚运会水球集训队的主帅,几经周折,最后敲定由两位奖赏的老搭档---彭绍荣、唐振鑫出任。

    彭、唐二位教练员曾经创造过统帅中国水球队再度打入奥运会决赛圈的神话因此由他俩操练队伍,权威与经验自不待言,更何况,二位均进入“知天命”之年,预见能力非年轻教头所及。

    然而,尽管重操旧业的两位中国队教练员以食不甘味、寝不安席的忘我精神投身训练指导工作,但中国队“蜀中无大将,廖化充先锋”的定势却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为了解决中国水球队的人才状况,从1998年初始,至1998年11月底止,两位教练员在中国游泳协会的鼎力支持下,先后率队出访澳大利亚、德国进行实战训练,并在冬训结束后,特邀澳大利亚国家二队和日本体育大学水球队抵穗较量,检验效果,还在赛前约请克罗地亚俱乐部水球队抵沪与之进行模拟比赛。但是,水球队员成才周期较长的客观规律,使得中国水球集训队缺乏“明星球员”和“核心队员”的现状不可能得到迅速改善。因而,两位教练员使出的浑身解数没有能够大显风光。

    在备战第十三届亚运会的中国水球队并不能于短期内扩充夺魁内在实力的时候,它的夺魁外在阻力却在加大。这一点,事前有很多迹象表明。例如,在1997年3月科威特第九届亚洲青年水球锦标赛上,就暴露出亚洲水球军团要么臣服于俄籍教练员,要么俯首于华籍教练员的态势。众所周知,由于援外教练员的纽带作用,在亚洲赛场上,中国人指挥的外国水球队必定是中国水球队夺标的强有力支持者,而俄罗斯人指挥的他国水球队自然是中国水球队夺标的顽固抵触者。以此推论,在曼谷亚运赛场上,新参赛的乌兹别克斯坦水球队、科威特水球队势必会站在我们的对立面与我为难。

    果不其然,中国水球队在泰国没有逃过这一动。尽管新加坡、泰国等队教练员皆为中国人,但掌握亚洲水球技术委员会主席一职的伊朗人阿米尼,利用哈萨克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队的别有用心,在裁判员的指派与执法上看实让中国水球队全体人员领教了“吹黑哨”的滋味。

    在曼谷,预赛上中国水球队经抽签与香港队、乌兹别克斯坦队分在一组。由于比赛采取带分上办法,所以大家都知道每场必争的道理。可惜的是,中国队万万没有想到,角逐 竟然会落败在乌兹别克斯坦队手下。这一仗,裁判员对中国队员的无理判罚,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他们的哨声不但方队员进攻动辄犯规,防守频繁出卖,而且判罚原则是让这方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最后我方因得不到正常发挥而以7:10告负。

    决赛中,中国队抖擞精神,试图背水一战,无奈技不如人,加之裁判作梗,终于在与哈萨克斯坦队对垒的关键一役中以3:12的悬殊比分再负一场,导致比赛名次由上届第二跌至本届第三。

    不过,值得指出的是,中国水球队切不可将亚运会名次的跌落全部推卸到裁判员的不公上。须知,以身体接触对抗为主要特征的水球比赛,免不了要受到裁判员的有意或无意干扰。只有认识到这一点,我们才会有不怨天由人的气度,才会对失利进行技战术的反思,才会脚踏实地重新规划未来“冲出亚洲”的对策。否则 ,回避矛盾,夜郎自大,中国水球队在亚洲将难以重振雄风。对于中亚与西亚几支水球队在亚运会联播排挤中国水球队的现象,亚洲广大水球界人士极其不满并表示愤慨。新加坡、香港、日本水球官员纷纷表示,要严肃惩治亚洲水球技术委员会的作风不正现象。相信,亚运会水球竞赛在亚洲水球界正直人士的共同努力下,在21世纪能够恢复公平竞赛所应有面貌。而伴随“公平竞赛”大旗重新树起,五星红旗将在亚运会水球领奖台上再次高高飘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