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游泳协会官方网站
《游泳》杂志

联系协会

中国游泳协会
电话:010-51029221
联系人:孙旗男
邮件:cca1986@sports.cn
地址:北京市天坛东路80号

中国游泳协会网
010-67158866-677
联系人:陈君
邮件:chenj@sports.cn
地址:北京市崇文区

相关链接

首页 >> 关于协会 >> 大事记
90年代中国水球史话2
2004-04-09 14:19:24

二、全运篇

    90年代中的1993年和1997年,第七、第八届全运会水球决赛分别在成都与上海举行。我国水球的精锐部队,为了展示自己的实力,全部尽其所能,参加了角逐。这其中,国内水球老牌劲旅广东队和上海队更是龙争虎斗,大展风采。

1、猛追湾,粤军水军水师鼓勇再夺锦标

    第七届全运会水球决赛于1993年8月16日至20日在四川省成都市猛追湾游泳场举行。比赛得到成都市乐发房屋开发有限公司的赞助,因而又被称作“七运会乐民杯水球比赛”。参加本届全运会水球决赛的队伍共有6支,它们是:广东队、广西队、上海队、福建队、湖南队、四川队。除福建队为临时拼凑的队伍外,其他5支训练有素的国内水球名牌水师。

    为了争夺全运会的好名次,赛前各队都做了精心的准备和安排。如广东队、四川队分别召回了远在大洋洲的杨永、倪世伟;上海队加强了对罚出场35秒改为20秒的“六打五”研究;湖南队强化了对进攻节奏的合理把握;广西队进行了远离南宁的封闭性训练;福建队虽是临时组合,却也在本省招兵买马作了赛前演练。这一系列情况表明,全运会上各队都想一显身手。

    其实,早在当年4月广西横县举行的七运会水球预赛上,各队实力已露端倪,尤其是广东队以全胜战绩夺得冠军后,该队挟六运会夺标威风再建功勋的心迹已是路人皆知。

    不可否认,此时的广东队,帐下猛将如云:前锋线上,新秀黄启江、邓兆荣已是锐不可当;中锋线上,身高1.98米的许德文也是势不可违;后卫线上,老将蔡盛六的抢断、封闭、远射雄风犹存。有了这些场上驰骋的得力干将,再加上善防近射的林明贵与能挡远炮的烘禧澄把守大门,教练员蔡添雄、卢周潜也表现出志在必得。

    面对广东队咄咄逼人的来势,为避免“虎口拔牙,殃及自身”,全运会水球决赛场 上,大多数队伍与广东队交锋 ,要么虚晃一枪,要么无心恋战,致使广东队势如破竹,一路凯歌,它先后以18:6胜福建队,15:8胜四川队,15:3胜湖南队,15:9胜广西队,在“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征途中,广东队在最后一战才碰到了真正的对手——上海水球队。

    上海队不愧为国内一支敢打硬仗的队伍,他们在其他队唯恐避之不及的情势中,勇敢地向广东队提出了挑战,在猛追湾上演了一场与广东队一比高低的好戏。

    广东队与上海队之战,是七运会水球决赛中最精彩的一幕。此役,上海队意欲将广东队擒于马下,因而准备极其充分。他们不但有效地遏制了广东队的快速反击 ,而且对主要得分手黄启江的防范极为成功。整个比赛 在紧张激烈的状态下进行。上海队老队员潘盛华、施重光使尽了全力;主力中锋葛坚清、前锋队员王敏辉均以顽强的斗志为本队立下了战功;新秀李文华不负重望射门中的;年轻队员高景阳、沈洁也屡屡披挂上阵,独挡一面。

    可惜的是,上海队教练员李明光“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虽然他对猛追湾冠军争夺战作了全方位的最具体的安排,但是,他忽略了杨永重返广东队使之如虎添翼。由于赛 前李明光对杨永的参赛准备不足,致使猛追湾游泳场的粤沪对垒,成了杨永“力拔山河气盖世”的战场。且不说杨永在海湾练就的“一对一”水球对抗能力使上海队吃亏不小,单就杨永此战一人独中四元,就上海队无力回天。

    是役,广东队以5:3力克上海队后,上海主教练李明光不无感叹地说:“没想到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把我的计划给搅黄了。”1993年8月20日下午6时许,经过鏖战而终于卫冕的广东队登上了七运会水球冠军领奖台,队员们在向本队英雄杨永道贺时,也对站在亚军席上的上海队表示出敬意并产生了新的认识。

2 静安寺,沪军上下协力首次问鼎

    光阴荏苒,转瞬之间,我国水球各路人马就迎来了本世纪国内水球的最后一次大赛-----第八届全运会夺冠机会。此前,1983年9月19日—23日,第五届全运会水球决赛曾在上海举行,做好夺冠准备并具备了问鼎实力的上海队,由于在决赛中陷入了与广东队、广西队积分相等的连环套,最后眼巴巴地看着冠军被老谋深算的广西队掳走。为了不重蹈覆辙,愧对江东父老,上海队为八运会夺冠定下了扎实的计划。

    首先,上海队从打硬仗的角度出发,不惜花费巨额资金,将队伍派往水球强国----克罗地亚进行实战锻炼。在与克罗地亚各俱乐部水球队的共同训练语教学比赛中,上海队不但加强了江逸华、李文华的中锋对抗得分能力,而且使年轻队员余利君、邬晓军、许广浩的心理素质大大增强。在此基础上,上海队再一次将自己的“内靠中锋、外凭远射”的队伍特色树立起来。

    其次,上海队从强化自身条件出发,重视了队伍的年轻化与身材大型化建设。参加八运会水球决赛的上海队,队员平均年龄23.7岁,平均身高1.86米。由于队员年轻,因而体力好,精力充沛,不怕打疲劳战;又由于队员身高体魁,因而对抗中既不怕压,也压不沉,在门前混战中能占尽便宜。

    第三,上海队从适应裁判员判罚的尺度出发,对运动员进行了有的放失的磨练。赛前,他们不但将在新加坡的国内水球“金哨”何连德召回执法教学比赛,而且频频与日本筑波大学水球队交锋,体验外国裁判风格。

    不言而喻,上海水球队的上述举措,不只是得到了上海水球协会和上海市运动技术学院领导的支持,而且还得到了上海市体委乃至上海市有关领导的关心。由于上海上下都将“水球”这块双牌双分的项目视作上海体育代表力争夺八运会金牌第一的重要一环,因此,八运会水球决赛场上,上海队既肩负着为上海争光重任,也面临着历史突破的考验。须知,这去具有40年建队历史、多次获得全国水球比赛冠军的队伍,在全运会上还没有圆过冠军梦。

    如今,机会终于隆临。1997年10月13日,第八届全运会水球决赛在新落成的静安体育中心游泳池拉开了帷幕。上海队置身“最高的国际比赛游泳馆”中参加全运会问鼎大战,为了给赵英华、徐妙根、蒋金日等老一批上海水球宿将留下“最难忘怀”的全运会水球大赛印象,他们在赛场的气势如虹,先后打败山西队、四川队、湖南队、河南队、天津队、广西队,并在10月20日晚7时30分,与广东队摆弄了阵势作八运会水球“龙虎斗”。

    这是一次势均力敌的较量。两届全运会冠军广东队此番赴沪,旨在获取全运会“三连冠”,因而勇武不减当年。而志在全运会金牌“零的突破”的上海队,仗天时地利人和,更是“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比赛在专程从意大利,荷兰赶来赴赛的两名国际A级裁判员的哨声下展开。在家乡父老的助阵下,上海队员个个游动如飞,使得广东队没有任何可以乘虚反击的机会。尽管广东队仍然请回了七运会功臣杨永,无奈“廉颇老矣”!尽管邓兆荣、黄启江左冲右突,无奈上海队门前“固若金汤”。

    此仗,第1节广东队先声夺人,以1:0拔得头筹;第2节,在如潮的助威声中,上海队员大发神威,远射、进攻均有建树,以2:1胜出并将总比分扳平;第3节广东队加强了反击,但仍未占得上风,双方以1:1平分秋色;关键的第四节,上海队的新秀“初生牛犊不怕虎”, 他们或者远射,或者强攻,并在比分落后的情况下敢打敢拚,力挽狂澜,以2:1的比分锁定胜局,从而使总分牌上显示出5:4的最后结果。 在比赛结束的钟声敲响时,欣喜若狂的上海队助理教练王敏辉情不自禁地跃入水中,与实现上海水球队几代人夙愿的小伙子们拥抱,欢呼胜利,庆贺成功!

    1997年10月20日晚9时许,在无数鲜花的簇拥下,上海水球队全体将士登上了“八运会开开杯”水球领奖台,满怀豪情地将全运会金牌挂在了胸前,并开开心心地捧到了“开开怀”。

    本世纪,全运会的火炬将不再燃起,但由全运会圣火所溅出的我国水球群雄爱鹿的大赛景观,将永驻人们心田。全运会冠军只有一个,无论你、我、他获得,我们都同样高兴。因为,成功者在一次又一次地把我国的水球运动推向新的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