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游泳协会官方网站
《游泳》杂志

联系协会

中国游泳协会
电话:010-51029221
联系人:孙旗男
邮件:cca1986@sports.cn
地址:北京市天坛东路80号

中国游泳协会网
010-67158866-677
联系人:陈君
邮件:chenj@sports.cn
地址:北京市崇文区

相关链接

首页 >> 关于协会 >> 大事记
陈运鹏:绿水风流2
2004-04-28 18:56:27

    身为一名休育记者,常跑中国游泳集训队,采访之余,也常向陈运鹏总教练请教有关中国游泳队的历史情况。作为新中国游泳队最早的成员,中国第一批运动健将中的一员,担任过近八年中国游泳队副总教练和六年总教练的陈运鹏对我的问题几乎无所不知,有问必答, 这使我产生了一个念头,即把他所讲述的一切写出来,古人云:“以史为镜,可以知得失。” 在今天中国游泳运动正大步跨入世界泳坛强国之林的时候,这些“往事与沉思”将会给我们带来一些新的思考和启示。——执笔者罗京生记


第一个世界纪

    1956年12月,第16届奥运会在澳大利亚首都墨尔本举行,我国组织了一个包括田径、举重、游泳、体操、射击、篮球、足球等项目在内的约150余人的体育代表团准备前往参加。1956年9月在北京举行了规模盛大的选拔赛,港澳选手也参加了。选拔赛之后公布了中国第一批运动健将,一共有49人荣获运动健将称号,游泳项目有6人,即林锦珠、穆祥雄、戚烈云、王强立、徐致祥和我。后来游泳队有11人入选奥运代表团,其中有穆祥雄、林锦珠、戚烈云、 徐致祥、戴丽华等人,参赛项目是自由泳和蛙泳:因为当时我们这两个项目成绩比较好,有希望在奥运会上拿奖牌,例如林锦珠100米自由泳的最好成绩是5八列世界第四位,穆祥雄在选拔赛上200米蛙泳游出2分36秒,是当年世界第二个好成绩。代表团组成后,在广州二沙头奥运集训基地集训待发,全国人民从各地给代表团来函来电鼓劲加油,大诗人郭沫若和艾青还写诗表示祝贺,郭沫若写的诗题目是“送选手到墨尔本出席奥运会”,艾青写的诗题目是“欢送”。艺术家和服装设计师为代表团设计了运动服和准备送给外国朋友的礼品。穆祥雄的父亲穆成宽还特意给穆祥雄写了一封信,信中回忆自己解放前到北京参加游泳比赛,却遭到地痞流氓持枪绑架,被送到宪兵队里关了一夜,并被警告不许参加比赛的往事,勉励儿子不骄不躁,大胆拼搏,赛出成绩,报答党和政府的培养。信写得言真意切,非常感人。

    不料就在这时候,传来台湾的体育代表团已经到达墨尔本并举行了升旗仪式的消息。原来国际奥委会中一些人坚持两个中国的政策, 把大陆作为“北京中国”,把台湾作为“福摩萨中国”。为了抗议国际上一些人分裂中国的阴谋,中国奥委会在1956年11月6日郑重宣布,在这个问题没有解决以前不参加奥运会。

     国际奥委会中一些人的阴谋并没有影响中国体育运动的发展。从1957年到1960年,中国游泳运动出现了第一个高峰期,这个高峰期的标志就是威烈云、穆祥雄和莫国雄三人五次打破100米蛙泳世界纪录。

    其实,中国的蛙泳从1955年起就已经很有实力了。1955年7月,中国游泳队到莫斯科同苏联国家游泳队进行了一次对抗赛,我国选手在别的项目上都输了,但是在100米蛙泳比赛中,穆祥雄、徐致祥和涂广斌却战胜了苏联的著名选手米纳什金,包揽了前三名。

    1956年底,国际游联宣布修改蛙泳规则。 在五十年代初期,规则允许蛙泳选手在比赛中可以任意潜泳,但是1956年国际游联关于蛙泳的新规定则宣布,蛙泳选手在今后的比赛中,头部只能没入水中一次,换句话说,就是蛙泳选手不能再游潜泳了。原来我国蛙泳选手按成绩排列是穆祥雄、徐致祥和戚烈云,可是穆祥雄和徐致祥都是游潜泳,新规则颁布后,他们原有的技术特长受到限制,而戚烈云原来就是游水面蛙泳的,新规则对他来说正好是如鱼得水。按照国际游联的规定,新规则自1957年5 月1日开始生效,国际游联还颁布了一个100 米蛙泳的世界纪录标准,1分13秒。1957年5月1 日这一天,世界各国蛙泳好手都在本国向蛙泳世界纪录标准冲击,每个人都想第一个创造蛙泳世界纪录,戚烈云也是其中之一,他在广州越秀山游泳池举行的五一游泳表演赛中游出了 1分11秒6的好成绩。不久我们接到通知,尽管5月1日这一天世界各国有不少游泳好手的成绩超过了国际游联颁布的100米蛙泳世界纪录标准,但是威烈云的成绩最好,国际游联便正式承认戚烈云的成绩为新的100米蛙泳世界纪录, 它标志着中国游泳五十年代高峰期的开始。

五十年代的高峰期

    从1957年到1961年是中国游泳运动的第一个高峰期,这个高峰期从戚烈云创造100米蛙泳世界纪录开始。4个月后,苏联著名选手米纳什金以1分11秒5的成绩打破了威烈云保持的世界纪录。1958年12月20日,穆祥雄在北京游泳馆举行的一次比赛中,游出l分11秒4的更好成绩,又超过了米纳什金的纪录。1959年8月 30日,在第一届全运会动员誓师大会上,穆祥雄在北京陶然亭游泳池以1分11秒3的成绩再次打破世界纪录,14天之后,他又以1分11秒1的成绩第三次打破世界纪录。

    穆祥雄的特点是臂力极强,水中长划手的效果极好,特别是在水下他的优势更能够得到充分的发挥,他游100米蛙泳时,常常是先吸足一口气,一入水就潜到水里,游到40多米处时, 抬头换气转身,之后又潜到水里,游到75至80 米时再抬头吸一口气,待到90米处换最后一口 气,然后冲刺到终点。1955年7月中苏两国游泳队在莫斯科举行对抗赛,苏联队派出100米蛙泳世界级选手米纳什金出场。米纳什金比穆祥雄高出一头。赛前,他觉得穆祥雄不是他的对手,他想,我的手伸出去也要比对方长20厘米, 中国人肯定赢不了我。比赛开始后,米纳什金从水里钻出来,他用两眼的余光向左右一扫,没有看见中国人。他心里得意极了,一边游一边哼起歌来。游到40余米时,前面水中突然冒出一个、二个、三个人头来,原来穆祥雄、徐致祥和涂广斌三个人已经潜泳游到他前头了。这一来,米纳什金方寸大乱,用他的话说,后面的50米他都快变得不会游了。结果穆祥雄获得第一名,徐致祥第二,涂广斌第三,米纳什金只得了第四。

    国际游联修改蛙泳规则后,穆祥雄不能再游他所擅长的潜泳了,成绩也明显下降,一切都要从头做起,这对一个已经达到世界水平的运动员来说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可是这没有难倒穆祥雄,他和教练涂广斌一起研究如何改进动作,曾经试过把潜泳的长划手动作移入到蛙泳中,这样可以让他强大的臂力发挥作用,但是向前伸手时阻力也会增加,成绩不好,又试过戚烈云的“高航式”蛙泳,“高航式”蛙泳可以发挥他特有的腿力,可是臂力又用不上了,成绩也不好,后来综合采用了“高航式”的蹬腿、呼吸和“平航式”的划手,同时在游行过程中增加 “双动”(手、腿动作两次呼吸一次)的次数,成绩开始回升。1958年8月,穆祥雄开始向世界 纪录冲击,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连续失败了九次,终于在1958年12月20日以1分11秒4的成绩打破了米纳什金保持的 1分11秒5的 100米蛙泳世界纪录。1959年8月30日和 1959年9月13日,穆祥雄又先后以l分11秒3和 1分11秒1的成绩,再次打破世界纪录。

    1960年9月1日,全国游泳、跳水锦标赛在成都举行,莫国雄在100米蛙泳预赛中,游出 1分11秒的好成绩,打破了穆祥雄保持的 1分11秒1 的纪录。莫国雄是力量型选手,爆发力很好。他的技术合理,手腿配合连贯,特别是上肢力量发挥的比较好。1955年莫国雄第一次参加全国游泳比赛大会时,他的100米蛙泳成绩是1分20秒8,而当时穆祥雄、徐致祥等人的成绩都在1分15秒以内,1959年第一届全运会莫国雄获得100米蛙泳第二名,成绩是1分13秒5,再过一年他便打破了世界纪录,进步是相当快的。

    顺便说一下,在我国蛙泳选手创造的这五项世界纪录中,国际游联只承认了戚烈云的纪录,这是因为当时国际体育界部分人坚持制造 “两个中国”的阴谋,他们在承认中国惟一合法的全国性体育组织中华全国体育总会之外,又非法地承认了台湾的所谓“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为了表示抗议,中华全国体育总会于1958年8月19日发表声明,正式宣布不承认国际奥委会,同它断绝一切关系,同时退出国际游泳、篮球、田径、射击、举重、摔跤、自行车联合会和亚洲乒乓球联合会等九个国际体育组织,穆祥雄和莫国雄破世界纪录都是在我国退出九个单项体育组织之后,所以国际游联也就没有承认他们俩的纪录,而米纳什金的纪录也就一直保持到1961年。

    五十年代中国游泳高峰期时,除了蛙泳项目名列世界前茅,每年都有六、七人进入世界前25名之内,短距离自由泳的成绩也很出色,林锦珠、符大进的100米自由泳都进入了世界前六名。林锦珠出身于广东揭阳县一户贫农家庭,七、八岁时父母双双饿死,他孤身一人,无依无靠,后被叔伯收养,给地主当过长工。1950年入伍,担任机枪手,在部队开始学游泳,1952 年他参加八一运动会,出人意外地以1分9秒4的成绩夺得 100米自由泳第二名,不久在全国游泳比赛大会上他又以5分 36秒6的成绩创造了400米自由 泳全国纪录,从此被人们所注 意。林锦珠天赋腿力好,手臂长,初学游泳时只凭力气,没有技术,以体力胜人,后来改进技术,进步神速,是我国第一个在 100米自由泳中突破1分大关的人。符大进是印尼华侨,1958年回国,他柔韧性非常好,身体可以像杂技运动员那样折起来,手臂的力量也很好。符大进人很聪明,反应极快,对钻研技术兴趣浓厚,比赛时他喜欢琢磨裁判发令特点,在出发台上斜着眼睛看裁判,出发时他总能占到便宜, 有一次在匈牙利比赛,他已经在水里了,别人还在出发台上,我们看得乐死了,裁判也没判他抢跳,结果别人只好去追他。

    相对来说,女子项目在当时比较落后,只有个别项目能进入世界前25名,这和现在女强男弱的状况正好相反。这是因为当时参加游泳的妇女人数比较少,不少人还认为女同志穿着游泳衣,露着胳膊和腿不雅观。当时的女子蛙泳全国纪录创造者戴丽华,女子自由泳全国纪录创造者付翠美,女子仰泳全国纪录创造者黄曼翠三个人曾经在《新体育》上联名发表 了一封公开信,号召全国妇女扫除旧思想,积极参加游泳活动。另一个原因是政策的倾斜,教练的关注不够。由于当时男子项目水平高于女子项目, 因此教练员们也就把大部分精力放在男子项目上,而导致的后果就是对女运动员的特点和训练方法研究得不够,女选手的训练热忱降低,心理问题增多,训练负荷也就上不去。这一条经验今天对中国游泳队仍有借鉴意义。比如,这些年中国女子项目上得比较快,教练员对女运动员的训练也操心得多一 些,男运动员相形之下有些受冷落,这对他们的信心和训练积极性都有影响。从1994年全国游泳冠军赛开始,中国游泳运动协会特别制定了一套向男子项目倾斜的政策,如男选手在全国或国际比赛中成绩进入世界前十名,将得到特殊奖励,目的就是促使我国男子项目早日进入世界水平。


打破吴传玉的纪录

    五十年代中国游泳高峰时期,男子在四种泳姿中,蛙泳、自由泳和蝶泳都进入了世界水平, 蛙泳世界第一,自由泳世界第六,蝶泳1959年列世界第14位,只有仰泳比较落后。

    其实,吴传玉1953年为中国夺得的第一枚金牌就是100米仰泳金牌,当时他的成绩是1 分8秒4,已经超过1952年赫尔辛基奥运会 100米仰泳第四名的成绩。第二年,吴传玉又在第12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上游出了1分6秒 4的好成绩,这个成绩在当时可以进入世界前六名。但是,当时中国仰泳只有吴传玉一枝独秀,其余人的水平同吴传玉相差得很远,这种情形同朱建华时期的中国跳高项目相似。朱建华能够三破世界纪录,在奥运会上拿铜牌,但是别的人同他的水平相差太大,一旦朱建华退役,中国跳高项目在国际大赛上立刻失去了竞争能力。五十年代中国的仰泳也是这种情况,吴传玉遇难后,仰泳水平大幅度降低,1955年全国最好成绩是 1分12秒2,1956年是1分12秒1,1957年是 1分11秒9……就这样。每年0.1或0.2秒地慢慢往上爬,到了1960年,全国最好成绩是1 分8秒多,而世界纪录已经升到1分1秒5,世界前十名的平均成绩是1分3秒8,吴传玉的 纪录只相当于当时世界第26名的水平。

    为了把仰泳突上去,全国游泳界下了大功夫。

    1958年9月12日,毛泽东主席到长江里游泳。游泳完毕,毛主席请陪同他一块游泳的运动员吃晚饭,饭后他又同运动员们作了亲切谈话。毛主席问运动员,我国游泳成绩怎么样?运动员们一一作了回答,他们告诉毛主席,我国有一些项目的纪录已经赶上或接近世界水平了, 只有仰泳最差,这个项目的纪录还是吴传玉 1954年创造的,他去世以后一直没有人打破它。毛主席说:“吴传玉还是人大代表呢,他是哪年去世的?”有人说:“1954年。"毛主席掰着指头算着说:“三年多啦,怎么还没有人赶上他呢?”

    1960年5月9日,全国一级、健将级春季游泳跳水锦标赛开赛第二天,体育报专门发表社论,社论的标题是:一定要打破男子百米仰泳纪录。同一天,王强立、谭浩明、韦起伦、黎仕光、穆祥杰和杨三生等六名国内优秀仰泳运动员联名在体育报上发表了一封给全国仰泳选手的公开信,信中提出五项建议,号召全国仰泳选手努力提高运动水平,争取早日打破吴传玉的纪录。就在这次全国一级、健将级游泳跳水锦标赛结束后不久,国家体委专门组织了一次全国男子 100米仰泳通讯赛,参加人数之多是以前没有过的。

    全国游泳界的共同努力终于收到了成果。

    1962年10月,全国游泳、跳水锦标赛在南宁举行。22日下午,100米仰泳预赛,21岁的广东选手杨三生一马当先游在最前面,当他离终点不到一米时,动作忽然停下来,用1秒多的时间滑行到终点,结果只差一点没有打破吴传玉的纪录。比赛结束后,杨三生和教练一起总结经验,找出失败的原因,一共有三条:一是对到终点的距离判断不准确,丢了三秒多;二是转身不好又差了0.5秒;三是动作频率过快,划水过浅,效率不高,影响了速度。23日决赛,杨三生汲取了预赛中的教训,出发,转身,途中游和冲刺都非常好,最后以1分5秒8的成绩创造了男子100米仰泳新纪录。

    吴传玉保持8年的仰泳纪录终于被打破了!

难忘的比赛

    五十年代后半期至六十年代初,是中国游泳第一个高峰期,也是我运动员生涯的鼎盛时期。1955年底我们从匈牙利回来以后,曾经参加了一次比赛,别的人都提高了成绩,只有我没有。我出国前蝶泳在国内比赛中总是第一、第二名,可那次比赛我只获得第四名,而且有一位好手还没有参赛。比赛结束后,我羞愧得无地自容,仿佛听到人家说:“哼,浪费了国家这么多外汇,到国外吃了一肚了洋面包,说一口匈牙利话,就是游不快。”正好在这个时候,匈牙利教练雅基和戈尔基,还有苏联教练波波夫和彼德洛维奇四个人来我国执教,其中波波夫就是曾经训练过吴传玉的那个人,需要给他们配备助手, 就是担任助理教练,徐广斌、熊开发、潘静娴和穆祥豪都是在这个时候开始教练工作的。有的领导曾想让我也去当助理教练,后来考虑到游蝶泳的人少,加上我的年龄在游泳队里又是最小的, 就决定让我再练一段时间试试看,这一决定使我多当了十年运动员,一直当到1965年。

    其实,当时并不是我的训练水平下降了,而是我在匈牙利训练时,教练给我规定的训练量太大, 体力一时恢复不过来,再加上我当时正在练习一种蝶泳侧面呼吸方法,我觉得这种呼吸方法可以减少迎面阻力,可是结果不成功,老呛水,后来我就放弃了这种呼吸方法。没想到三十多年以后,巴塞罗那奥运会男子200米蝶泳冠军,美国选手斯图尔特也采用了侧面呼吸法。到了第二年,我的情况已经开始好转,1956年2月我打破了200米蝶泳的全国纪录。从那时起,直到 1961年,我几乎年年破全国纪录。有人曾经问我,在我参加过的比赛中,哪一次比赛最令我难忘?其实,有许多比赛都令我难以忘怀,比如 1959年第一届全运会,我夺得100米 和200米蝶泳冠军,还打破了全国纪录,100米成绩是1分3秒秒2,排在当年世界第14位;还有1961年我以1分1秒9的成绩创100米蝶 泳全国纪录,这个成绩比当时欧洲纪录只慢0.1秒。但是要说印象最深的,还是1958年的中苏游泳对抗赛,我在那次比赛中战胜了苏联冠军鲁日科夫斯基,进入世界前20名。

    1958年9月,中、苏两国游泳队在北京体育馆游泳馆进行对抗赛,双方都派出最强阵容, 赛场观众爆满。那次我们男子赢了苏联队四个项目,穆祥雄赢了当时的世界纪录保持者米纳什金,我赢了全苏蝶泳冠军鲁日科夫斯基。

    鲁日科夫斯基中等个儿,长得白白的,他在两个月前刚刚夺得全苏100米蝶泳冠军,气势正盛。比赛开始后,我跃入水中,前25米一口气十个动作游下来,中间没有换气,以后每三个动作换一口气,这是我独特的游法,据我了解,世界上还没有人像我这么游的。当时的北京日报曾经报道说:“陈运鹏常凭借自己巨大的肺活量,一口气做多次快速划水动作,超过对手,一般情况下一口气划两次水,紧急关头一口气划七、八下也常有。”鲁日科夫斯基大部分时间游在我前面,最后15米冲刺,我一口气八个动作,超过鲁日科夫斯基,夺得冠军, 同时还以1分4秒3的成绩打破全国纪录。鲁日科夫斯基的成绩是1分4秒8。

    这次中、苏对抗赛之所以让我难忘,因为它是我运动员生涯的一个分界点。在此之前,我同外国选手比赛虽说有胜有负,但总成绩并不很好。 1954年第12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我单项成绩不好,接力获第四;1955年华沙世界青年联欢节, 我的成绩仍然不好;1957年世界青年联欢节,我有伤没有参加比赛。自从1958年中、苏对抗赛我战胜鲁日科夫斯基以后,我出国比赛就再也没有输过。

    1959年我到匈牙利比赛,赢了匈牙利 100米和200米蝶泳冠军并打破全国纪录。比赛结束后,董贝克专门来看我,他拍着我的肩膀同我开玩笑说:“你的运气好,今天我没下水,给你拿了冠军。”我也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你不下水是你不敢下,你怕输给我。”

    1959年秋天还有一次比赛,是中国、匈牙利游泳对抗赛,比赛在陶然亭游泳池进行,陈毅副总理也赶来观看比赛。那次比赛我赢了匈牙利200米蝶泳全国冠军瓦尔萨基。我同瓦尔萨基拼得非常激烈,前175米我一直落在后面,最 后25米我冲上去,超过瓦尔萨基,夺得第一。赛后教练告诉我,在我最后冲刺的时候,陈老总看得从座位上站起来......1962年我因肩伤在北戴河休养,陈老总到北戴河开会,他把我找去, 和我谈起那次比赛,夸奖我最后冲刺冲得好,说中国人就是要有这种顽强拼搏,决不服输的意志。后来,不管我是作运动员,还是走上教练工作岗位,陈老总的教导对我都一直是一种鞭策和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