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游泳协会官方网站
《游泳》杂志

联系协会

中国游泳协会
电话:010-51029221
联系人:孙旗男
邮件:cca1986@sports.cn
地址:北京市天坛东路80号

中国游泳协会网
010-67158866-677
联系人:陈君
邮件:chenj@sports.cn
地址:北京市崇文区

相关链接

首页 >> 关于协会 >> 大事记
陈运鹏:绿水风流5
2004-04-28 19:25:26

    身为一名休育记者,常跑中国游泳集训队,采访之余,也常向陈运鹏总教练请教有关中国游泳队的历史情况。作为新中国游泳队最早的成员,中国第一批运动健将中的一员,担任过近八年中国游泳队副总教练和六年总教练的陈运鹏对我的问题几乎无所不知,有问必答, 这使我产生了一个念头,即把他所讲述的一切写出来,古人云:“以史为镜,可以知得失。” 在今天中国游泳运动正大步跨入世界泳坛强国之林的时候,这些“往事与沉思”将会给我们带来一些新的思考和启示。——执笔者罗京生记

艰难的起步

    1974年9月,第七届亚运会在伊朗首都德黑兰举行,我国派出一个包括田径、游泳(含跳水,水球)、体操、举重、篮球、排球、足球、乒乓球、羽毛 球、网球、自行车、射击、击剑和摔跤等14个项目共人的庞大代表团前往参赛。这是我国第一次派团参加亚运会比赛。当时,随着我国在联合国合法席位的恢复,以及我国体育界和世界各国体育界友好人士的共同努力和多方工作,许多国际单项体育组织都在酝酿恢复我国的合法席位,只有游泳项目是一个例外。实际上,直到1980年8月, 国际游联才恢复我国的合法席位,是世界上最后一个恢复我国合法席位的国际单项体育组织。为了表示对亚运会的支持,我们中国游泳队随代表团第一批成员于8月16日抵达德黑兰。但是我们也知道国际游联有一个规定,就是会员国的运动员不能同非会员国的运动员共同比赛,共同交流.所以,尽管我们已经到了德黑兰,但是最后究竟能不能参加比赛,大家心里都没数。后来由于亚洲体育界友好人士的积极建议,国际游联主席亨宁和我国代表团负责人又进行了长时间的讨论,最后达成协议,我国游泳选手可以参加亚运会的比赛,但是不能参加亚运会以外的其它国际上的游泳比赛。这时候距亚运会开幕只剩下两天了。

    第七届亚运会游泳比赛一共有25个项目, 日本选手获得22项冠军,南朝鲜获2项冠军(男子400米和1500米自由泳),以色列1项 (男子100米自由泳)。我国选手获得8个第二(其中4个为接力项目),2个第三,5个第四,9 个第五和12个第六。男子100米自由泳,我国选手林森林获得第二名,他在决赛中赢了两名日本选手,却输给了以色列选手。以色列是最后一次参加亚运会比赛,到了1978年第八届亚运会时,她就划到欧洲区去了。林森林机遇不好,不然他将是在亚运会上第一个拿金牌的中国游泳运动员。

    第七届亚运会我国游泳选手虽然没有拿到一枚金牌,但我认为成绩总的来说还是可以 的。不管怎么说,我们是刚刚开始恢复训练,而且是刚刚开始同国外交流。日本是世界泳坛强国,长期以来一直独霸亚洲,过去我们只限于 从“水泳”杂志上了解一些他们训练和比赛的情况,从未和他们有过直接的接触。这一次亚运会,是我第一次用自己的眼睛观看他们训练,我发现日本选手的训练能力比我国选手高得多,他们赛前训练以主项为主,强度很高,但是我有信心,经过四年的恢复和训练,到下一 届亚运会时,我国游泳成绩一定会有提高,至少应该拿到一两枚金牌。

    第八届亚运会1978年12月在泰国首都曼谷举行。在这届亚运会的游泳比赛中,日本选手仍然占据绝对优势,他们在29个项目的 比赛中共取走25枚金牌,菲律宾、泰国、新加坡的选手进步很快,泰国15岁的小姑娘布拉库尔在女子200米自由泳比赛中,战胜了日本的川崎幸子获得冠军,菲律宾选手罗萨利摘走男子200米自由泳金牌,并打破这个项目的亚运会纪录,新加坡选手也夺得女子400米和 800米自由泳两枚金牌。 相比之下,我国选手在这届比赛中进步不大,甚至可以说是没有进步。上一届亚运会我 们金牌数是零,这一届仍然是零,上一届我们拿了8枚银牌,这一届还是8枚银牌,只是铜牌的数量比上一届多了一些,由2枚增加到6枚。我感到无脸见人,整天躲在旅馆房间里,连到餐厅吃饭都不好意思,每天找各种借口拖到很晚,见队员们吃完饭回来了,就问他们:“餐厅里还有人吗?”听他们说:“没几个人了,’寸去匆匆吃上几口饭。

    第七届亚运会我们一枚金牌也没得,是因为我们刚刚恢复训练,但是第八届亚运会上我们仍然与金牌无缘,就没有什么理由好讲了,因为我们已经训练了四年。1977年,我还专门到保加利亚考察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的游泳比赛, 回国后写了一篇三万四千字的调研报告,介绍各国赛前训练和比赛的情况。实际上,第八届亚运会前,我们做了很多工作,全队上下也确实决心在第八届亚运会上取得好成绩。在曼谷,队员们都发挥了各自的最高水平,他们共打破了21 项全国纪录。但是我们进步,别国运动员也在进步,而且进步的速度比我们还快,相比之下,我们还是落后了。

    中国游泳的重新起步,困难比我们预想的要大得多。中国游泳要想改变落后的面貌,必须在训练中有一个大突破,这是我在经历了第七、第八两届亚运会后所得出的结论。

突破口在哪里?

    中国游泳队在第八届亚运会上成绩不理想,我认为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国游泳界太偏重走大数量中等强度的训练道路。在曼谷,新加坡队的美国教练和科威特队的西德教练也表示过类似的看法。他们说,你们的训练负荷量太小,强度太低。再往前推,1975年,美国教练肖兰德 (1964年东京奥运会男子100米和400米自由泳冠军)来我国讲学,也觉得我们的训练强度低。他临走前对我们说:“你们中国人游泳要快! 快!!快!!!” 一连说了三个快字。

    但是在当时,中国游泳界还被卡莱尔的大数量训练思想笼罩着,训练中重数量,轻强度。 不少人认为,中国人形态、力量都不如外国人, 所以我们只有通过大数量训练,每年游三、四百万米,提高我们的心肺功能,增强我们的耐力, 以此来同外国人抗衡。持这种观点的不光有中国游泳界人士,而且还有外国游泳界人士,甚至1986年到我国来帮助训练的前东德著名教练克劳斯也持这种观点。他们有一个计算比较方法,就是用中国选手1500米中平均每100米的成绩,减去他100米的成绩,拿所得的差同外国运动员作比较。比如说,中国选手100米的成绩是55秒,在中国100米游55秒的人游1500米 大约需要17分30秒,平均每100米要游1分10秒,也就是70秒,70秒减55秒的差是15秒。 外国选手100米游55秒的人,1500米大约游 16分30秒,平均每100米游1分6秒,也就是 66秒,拿66秒减去55秒差是11秒。这就说明中国选手差在耐力上,所以中国游泳要想改变落后面貌,必须增强耐力,提高1500米的成绩。

    在这方面最有代表性的是当时的北京队, 他们一堂训练课要游一万多米。北京队一些队员一年曾经游了300多万米,就是今天国家队的队员,一年能游300万米的也超不过10个人。 当时北京队最引以为荣的是“跨中午训练”,就是中午饭在游泳馆里吃,吃完饭接着再练。一位北京队的教练曾说,游泳运动员的心脏(通过训练) 要像大泵一样有劲,他们的主动脉弓要像“大拇哥儿”(北京话,就是大拇指)那么粗。北京队坚持大数量训练,在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他们是成功的。北京队当时在一些项目上赢了国家队,他们的中长距离项目甚至可以主宰全国。

    但是在那个时期,我已经开始探索另一条训练途径, 我认为游泳不完全是一个心肺功能项目,更是一个以肌肉力量和肌肉耐力为主的项目,我根据我当运动员时的体会和我当教练时我的队员在比赛后的反应发现,运动员游不动的时候,常常不是因为氧供应不够,而是因为肌肉僵硬,从中我得出游泳项目对心肺功能要求低,对肌肉系统要求高的结论。根据这个观点,要想提高游泳水平,就必须增强肌肉力量,但是我找不到一个行之有效的训练方法。用大数量中等强度训练,没有问题,但是只要一上强度,队员肌肉马上僵硬,倒不如大数量训练,成绩还可以提高。

    1980年夏天,经过我国体育界的努力和许多友好国家的支持,国际游联终于恢复了我国在该组织中的合法席位。就在这一年夏天,由于苏军入侵阿富汗,我国和美国等国家都抵制了当年的莫斯科奥运会。因为美国奥运游泳队已经组成,美国泳协就在夏威夷举办了一个国际邀请赛,我国也有一些选手参加了这次比赛。这是我20多年来看到的最高水平的比赛。 这次邀请赛设有50米自由泳比赛。过去我们国家不搞50米自由泳的正式比赛,只是在每年元旦搞一次通讯赛,所以没有办法做统计。这次我们派出郭瑞山参加50米和100米自由泳比赛,他是当时我国短距离项目成绩最好的选手之一。比赛开始了,郭瑞山100米的成绩是54 秒9几,美国选手的成绩是51秒,50米郭瑞山的成绩是25秒,美国选手的成绩是23秒。我坐在看台上,看到郭瑞山每次都被美国选手拉下许多,好像他怎么游也游不动似的。乍一看,游不动是耐力不行,可是因为我老是在琢磨这个问题,我的脑子里此时突然冒出一种计算方法,就好像一道闪电似的,我用这种计算方法一算,咦!怎么中国人的耐力同外国人差不多,突然之间,我恍然大悟。原来我们中国人同外国人在短距离项目的差距不是差在耐力上, 而是差在速度上!我用的计算方法就是现在大家都采用的方法,即用100米的成绩减去两倍的50 米的成绩。拿郭瑞山来说,他的100米成绩是54 秒9几,算他55秒,两倍的50米成绩是25秒 乘2即50秒,55秒减去50秒差是5秒。美国 选手100米成绩51秒,减去两倍的50米成绩 即23秒乘2,差也是5秒。

    一有了这个想法,我便马上行动起来,收集其他参加 50米和 100米比赛的选手的成绩。回国以后,我又找来上百例资料,包括中国前20 名和世界前几十名选手的成绩,让我妻子帮助我统计,结果算出中国人的差数男子在4秒8左右, 女子在4秒3左右,同外国选手的差不多。后来我又用这种方法计算了100米和200米成绩的关系,即用200米成绩减去两倍的100米成绩, 自由泳大概是9秒到10秒,蝶泳是10到11 秒,蛙泳是11到12秒,仰泳是8到9秒,这个差数中国选手和外国选手也差不多。原来,中国短距离游泳所以落后,是因为我们速度落后, 要改变中国游泳的落后面貌,最重要的是把速度突上去。1983年评选国家级教练,我写的论文标题就是:“短距离项目是我们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突破口”。这篇论文的观点、想法和材料由我提出,统计数字和论文格式是周明做的。

珍贵的金牌

   1980年冬训期间,我开始重点抓速度训练。抓速度主要是抓四个方面:首先是力量训练,因为速度来源于力量,特别是重力量训练对提高肌肉纤维的拉力效果特别明显,所以我在进行力量训练的时候,特别注意突出重力量训练。其次是在训练中进行很多的短冲刺。当时我们主要是进行25米和50米短冲刺,后来学习了东德的经验,又采用了15米短冲刺。第三是进行大量的快速打腿训练。第四是要求队员讲究每个动作的效率,不要单纯追求频率快。我对队员讲,你能发挥每个动作的效能,你的技术便符合短距离项目的要求,你不能发挥每个动作的效能,你的技术就不符合短距离项目的要求。例如黄广良原来是打四次腿两臂划一次水,我让他改成打6次腿划一次水,划水频率减慢了,注意加强了划水效果。采取这四条措施以后,很快见到成效。1981年,我带的小组有4人打破亚洲纪录或全国纪录。黄广良的主项是蝶泳,自由泳的成绩原来并不高,可是经过5个月的冬训,到1981年2月,他在北京体育馆游泳馆举行的全国春季游泳邀请赛中,100米自由泳游出53秒2的好成绩,打破日本选手保持的53秒4的亚洲纪录,比他原来的成绩提高了两秒多。陈超在男子100米蝶泳比赛中战胜了8年来一直统治国内100米和200米两个项目的全国蝶王罗兆应夺得冠军,并打破全国纪录。到了夏天,陈超的200米蝶泳也赢了罗兆应。李莎打破女子自由泳全国纪录,张迪勇打破男子100米蛙泳全国纪录。

     1985年全国短池赛期间,当时的江苏游泳队教练张雄来找我,他对我说,他们那儿不知怎么搞的,几个队员练来练去,反倒越游越慢了。我问他们是怎么练的,张雄讲他们基本上走的是卡莱尔大数量中等到强度的路子。我向他介绍了我们速度训练的四条措施,建议他试一试。他回去一用,果然见效,队员们的速度提高了。他抓住这四条措施,再结合他自己的经验体会,训练一步步走上轨道,后来培养出林莉、王晓红这两名世界尖子级选手。

    在这期间,其他一些教练也陆续采用这四条措施,并结合自己的执教心得加以发展改进,结果队员的速度都有了提高,这说明这四条措施是符合短距离项目的运动规律的。

   当然从今天看来,这四条措施的内容还比较原始、粗糙。比如当时我让队员做重力量训练,主要是练推的力量,而从今天看,拉的力量更重要,因为在整个划水过程中,百分这七十的时间和用的力量都有是拉的力量。我当时只考虑到速度来源于力量,因而加强力量训练,但是没有做更深一步思考,就是游泳用的究竟是哪能一种力量。另外,当时我们重视了全面力量训练,重视了重力量训练,但是对专项训练的认识还不足,练得也不多。今天,中国游泳队在训练速度时使用的基本上还是这四条措施,不过现在更有科学依据,内容更合理,方法更多样。

     1982年新德里亚运会,中国游泳队首次夺得3枚金牌,这3枚金牌是:男子100米蛙泳、男子4乘100米自由泳接力和男子200米混合泳。前两项是公认的短距离项目,至于200米混合泳,张雄称它是冲4个50米,我认为它是150米项目,它对耐力要求比100米项目高,但对速度要求又比200米高,基本上还是属于短距离项目。

    新德里亚运会开赛之前,形势对中国游泳队很不利。当时因为队伍内部管理不善,有几名队员因违犯纪律被取消了到新德里参赛的资格,其中有人还是队内的绝对主力。当时我们几个教练感到心头压力特别大,自己本来水平就不高,几个主力又不能参赛,原来我们觉得有几个项目可以同日本人干一下,现在机会也渺茫了,所以领导让我们游泳队报指标,我们就报了:“零”。那次我们游泳队去新德里的教练有穆祥豪、鲁永明、李忠友和我。在新德里,我和穆祥豪住一间屋,鲁永明单独住一间屋,李忠友睡大厅。比赛前一天的夜里,我躺在床上,心里盘算着我们的队员能不能拿到一枚金牌。前两届亚运会游泳金牌都是零,这一次再空手而归,怎么向全国人民交代?我思来想去睡意全无,干脆起来到大厅里溜达。过了一会儿,穆祥豪也出来了,又过了一会儿,鲁永明也出来了,都说睡不着。李忠友也没睡着,大家干脆坐在一起聊天,一直聊到天亮。然后草草洗把脸,简单吃点儿东西,就到训练场去了。

    游泳比赛开始后,日本队果然大包大揽,第一天他们囊括了全部6枚金牌,第二天6项决赛,他们又收走5枚金牌。第三天还是6项决赛,第一项男子1500米自由泳和第二项女子800米自由泳的冠军又是日本人。第三项是男子100米蛙泳,我们的参赛选手是叶润成和金浦,日本有著名选手高桥繁浩。本来,选手如果有拿金牌的希望,他的教练就会跟他到新德里来,因为彼此熟悉,赛前准备效果会更好一些,但是因为高桥的实力太强大,名列世界第十,赛前我们都认为100米蛙泳拿金牌门儿也没有,所以叶润成的教练穆祥雄也就没有来。没想到比下来,叶润成险胜高桥夺得金牌,成绩是1分5秒93,高桥的成绩是1分5秒97,仅比叶润成慢了百分之四秒。接下来两项比赛,冠军又是日本人。最后一项是男子4乘100米自由泳接力,尽管我们有一名主力缺阵未来,但在全队的共同努力下,中国队仍然以3分32秒77的成绩夺得冠军。

    比赛结束后,跳水队教练梁伯熙首先赶回亚运村。他在中国代表团团部大门外就扯开嗓子大喊:“游泳队得了两枚金牌!”当时代表团领导正在开会,一听这话都跑出来,有人说:“你是不是搞错了?”梁伯熙说:“没错,我是看完升国旗,听完奏国歌才回来的。”代表团团长陈先一听,喜出望外,立刻让工作人员给游泳队写贺信。工作人员写成黑板报形式,陈先说:“不行,你要写成大横幅,送到游泳队的房间里去。”第四天比赛,李忠谊在男子200米混泳中又拿到一枚金牌。这样,中国游泳队在新德里亚运会上一共拿到3枚金牌。

    在1982年年底举行的全国游泳训练工作会议上,徐寅生副主任特别表扬了中国游泳队。他说,新德里亚运会中国代表团以61枚金牌对57枚金牌战胜日本,第一次实现了亚运会金牌总数第一的目标,其中游泳队夺得3枚金牌功不可没。如果游泳队没有夺得这3枚金牌,让日本队拿去了(这3个项目的亚军都是日本人),那样中日金牌总数的对比将变成58比60。

    1986年汉城亚运会,中国游泳队的金牌数增加到10枚,1990年北京亚运会,中国游泳队一举夺得24枚金牌,首次在亚运会游泳金牌大战中战胜亚洲泳坛霸主日本队,但是我一直认为中国游泳队在新德里亚运会上获得的3枚金牌分量最重,因为这3枚金牌不仅宣告了中国游泳亚运金牌零的历史结束了,也不仅因为它确保了中国代表团实现亚运会金牌总数第一的目标,更在于它极大地鼓舞起我国游泳界人士的信心,使大家认识到,日本人不是不可战胜的,只要我们路子对头,方法正确,我们就一定能够实现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目标。

    从那以后,中国游泳界一直为冲出亚洲,走向世界而不懈地努力,越来越多的教练开始重视力量训练,这中间虽然也有几次小的起伏,但前进的总趋势一直没有变。到1985年第一届全国青年运动会时,就涌现出一批好苗子,像钱红、庄泳、杨文意、林莉、谢军等,加上前几年已经崭露骨头角的黄晓敏、沈坚强等人和稍后起来的王晓红等人,这一批人便组成我们在1986年、1990年亚运会,1988年、1992年奥运会和1991年世界锦标赛上摘金夺银的中坚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