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游泳协会官方网站
《游泳》杂志

联系协会

中国游泳协会
电话:010-51029221
联系人:孙旗男
邮件:cca1986@sports.cn
地址:北京市天坛东路80号

中国游泳协会网
010-67158866-677
联系人:陈君
邮件:chenj@sports.cn
地址:北京市崇文区

相关链接

首页 >> 关于协会 >> 大事记
第十届世界游泳锦标赛跳水裁判工作小结
2004-09-22 00:43:20

    第十届世界游泳锦标赛跳水比赛于2003711日至20日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举行,受国家游泳运动管理中心委托,我参加了本届比赛的裁判工作。

    本届世锦赛跳水比赛共有来自41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队参加。比赛共进行8天,项目包括男子和女子一米板、三米板、跳台、三米双人、跳台双人等十个小项。一米板采用淘汰制;三米板、跳台采用预、复、决赛制;三米板双人和跳台双人则采用预、决赛制。比赛分别安排在当地时间的中午、下午和晚上进行。场地是在1992年举办过奥运会跳水比赛的室外跳水池。

    本届比赛由来自不同国家的九名国际游联跳水技术委员会技术代表轮流担任十个比赛小项的裁判长、副裁判长和观察员等职,负责各个比赛小项的组织领导和督察工作(我国的国际游联技术委员会技术代表周继红担任该职务)。评分裁判员分别由来自英国、美国、德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俄罗斯、新西兰、墨西哥、瑞典、荷兰、巴西、古巴、匈牙利、意大利、西班牙、日本、捷克、希腊、波多黎各、埃及、中国等21个国家的 21名国际A级裁判担任(余俭作为见习裁判参加了比赛。)

    本届单人项目的预、决赛采用AB组裁判评分制;双人项目预赛则采用一组裁判评分制,淘汰赛和决赛则采用回避制。赛前联席会上,世界游联跳水技术委员会给每位裁判分发了各小项预、决赛上场裁判安排表,并针对上场的安排原则进行了说明,还分发了计算预、复赛评分裁判上场次数统计的书面材料,以及AB组裁判评判动作轮次安排表。每项比赛前20分钟和赛后裁判组都会在会议室集中。比赛的裁判椅采用挡板隔离措施,与国内大赛极为相似。但比赛没有采用常规的赛程安排:一米板比赛安排在第2天和第5天进行,把双人比赛安排在第一天和最后一天,其他时间安排三米板和跳台单人比赛。国际游联跳水技术委员会原定在赛前或赛中对裁判员进行一次考试,但是据说由于评分裁判员都是国际A级,所以一直到比赛结束也未进行。

    本次比赛是国际游联组织的最高规格的赛事,设十项十枚金牌,所以受到各个国家的高度重视,各国都选派顶尖高手参加,各项参赛人数也较多。我国运动员在受“非典”影响的情况下仍组队参加了全部项目的比赛,最终夺得4枚金牌、4枚银牌和5枚铜牌。其他6枚金牌分别被俄罗斯、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均分,具体是:俄罗斯夺取男子三米板和男子三米板双人,加拿大女子跳台和男子跳台,澳大利亚女子一米板和男子跳台双人。中国夺得的4枚金牌中有一枚非奥运会项目,男子奥运会项目一枚未得。

     本届比赛中国运动员全部进入淘汰赛和决赛阶段,但因安排裁判员的原则,我只能参加预、复赛的评分工作。赛前我非常重视观看各国运动员的训练,力争多了解各国有可能冲击金牌的运动员的实力及其弱点,做到上场打分心中有数。在这次比赛中我们还积极开展与各国裁判员的友好往来,增进友谊,争取各国裁判对我们的支持,使其公正、公平的进行评分;但在交往过程中我也深深感到外语水平的欠缺对交流的不利影响。

    纵观比赛,我觉得以下几个问题值得我们思考:

.本次比赛的地点设在室外,所以最令人头痛的还要算是太阳的运行和比赛器械在同一直线上,这直接影响运动员的空中动作和对入水时机的判断。我国运动员由于受今年“非典”的影响,没有到室外场地进行赛前适应性训练,多数运动员到巴塞罗那后对入水的判断感到困难。徐翔在一米板半决赛时降低动作难度,按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怕用大难度动作对入水的判断没有把握。

.随着跳水规则的修改和难度表对难度动作的开放,中国运动员在难度方面已没有绝对优势可言。记得99年我和潘光勤参加第二十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后就提到过“国外运动员的难度发展将对我们构成极大威胁,值得我们重视”。本次比赛不少国外运动员在难度上已经超过我国运动员,形成所谓的“小群体”:他们一个运动员失误了,后面还有几个,只要一个能成功,对我们的威胁都将是巨大的,男子三米板和男子跳台比赛最说明这个问题。从这次几个项目失利来看,我觉得应该把发展难度放到最重要的位置上。

.当我们在庆幸熊倪上届奥运会的最后一跳夺得了男子三米板金牌的时候,各国跳水裁判也在思考这枚金牌的奥妙,思考着如何从这个大蛋糕中切走一块,从我国运动员手中分一杯羹。本届比赛胡佳没有熊倪的运气,一个407B最终让裁判把他从第一的领先位置推到了第四。可见国外裁判对上届奥运会的评分进行了总结,都瞄准中国运动员的失误狠狠下手。国际游联主席穆斯塔法.拉法维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丢金有利于跳水发展。”我想他这番话是正面的。中国跳水队领队周继红认为,“失利未必是坏事,这可以激发运动员和教练员的斗志和危机感”。我觉得只要我们找到问题,解决好问题,金牌必将重新属于中国。

    通过参加本届比赛的裁判工作,我感到我们有必要进一步加强与各国裁判的友好往来,加深友谊,争取得到更多裁判对我们的支持,以期在将来的国际比赛中得到他们的公正评分。

    本届比赛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运动员当属俄罗斯选手布罗斯科克.亚历山大。他的动作“飘”,难度大,丝毫不逊于萨乌丁,而且他更年轻更有潜力,将成为中国男子跳水今后强有力的竞争者。

    这次世锦赛是我所参加裁判工作以来最重要的比赛,学到了很多东西,同时也感到很多方面需要继续努力,以便更好地完成今后的工作任务。

    以上所介绍的有不妥之处,敬请大家批评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