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游泳协会官方网站
《游泳》杂志

联系协会

中国游泳协会
电话:010-51029221
联系人:孙旗男
邮件:cca1986@sports.cn
地址:北京市天坛东路80号

中国游泳协会网
010-67158866-677
联系人:陈君
邮件:chenj@sports.cn
地址:北京市崇文区

相关链接

首页 >> 关于协会 >> 大事记
追忆穆成宽
2004-09-22 04:39:03

      “培养奥运冠军,为中国人争口气”——是游泳世家穆成宽一生的追求,这一壮志从何而来,还得从源头说起。

      少年立志

      穆老是一位民族自尊心极强又不畏艰险的铁人,他生在旧社会,对满清政府和旧中国的腐败无能切齿痛恨,对外国侵略者瓜分中国领土,任意欺压我民众的野蛮行径深恶痛绝,悲愤和屈辱的种子深埋在少年穆成宽的心中。他在天津亲眼所见各“租界”地洋人的恣意妄为就气不打一处来。一次,他在南市“三不管”之地,见一洋人对我一妇女进行侮辱,围观的人水泄不通,竟无一人敢管,他义愤填膺用手拨开人群冲了进去,照着那个洋人一阵拳打脚踢,使其瘫软跪地求饶,解救了那位妇女。群众均伸出姆指叫好!在大家的掩护下穆老很快离开现场。

      在体育竞赛中,一些西方国家称中国人是“东亚病夫”,穆老更不认那个帐。他从小练游泳时就暗下决心非赢西洋人不可,要是自己做不到也让孩子们争这口气!

      由于穆老常习气功,肺活量比一般人大,练游泳时水性超群。在河水中摸鱼抠蟹能呆很长时间。据本人讲,32岁那年,天津“租界”的洋人们举办“万国”游泳赛,他闻讯兴致勃勃前去报名,而主办者不让中国人参加。穆老愤怒地质问:“既然是‘万国’赛为什么不让我们参加?”理亏辞穷的洋人一看这个土头土脑的庄稼汉哪会是他们的对手,就傲慢地说你回去听通知吧。两天后,穆老接到通知即理直气壮的去报名,又遭到洋人刁难,非让用英文签字,否则报名无效。这可难住了穆老,正在交涉时,巧遇一爱国华侨用英文代他签上字。三天后穆老满怀信心准时报到,出场点名后,他走到池边正拉开架式时,却又被洋人威胁:“你不准抢码,否则包赔一切损失”。蹩足了劲的穆老当即后退一步,站在洋人后边说:“这样行了吧,洋人这才点头同意”。等令枪响后,洋人抢先出发,经过几个回合的较量甩下游得最快的洋人十多米,以554″的成绩夺得440码自由式游泳冠军。霎时,全场掌声雷鸣,笑声连天,齐称中国有了敢与洋人较量的人。

      赛后恼羞成怒的洋人,操纵一伙流氓在门口对穆老拳脚相加,但穆老会少林十三式也未吃多大亏。洋人的霸道无理,使穆老实在难咽这口气,但这次比较的较量,也证实洋人没什么了不起,“战胜他们,为中国人争口气!”穆老暗下决心,把拿世界冠军、夺奥运金牌的希望寄托在孩子们身上。

      天津解放后,党和政府给穆老很大的支持和鼓舞。他首先办起了家庭游泳队,将自己的儿女、侄子都动员参加训练。由于穆老家教严格又训练得法,孩子们个个成为天津市和全国的游泳高手。穆老还经常教育孩子们要艰苦奋斗,树雄心立壮志,当世界冠军、夺奥运金牌,为党争光,为中国人争气,让五星红旗飘上国际赛场。

      在那艰苦的年代,为提高二子祥雄的成绩,他绞尽脑汁。训练上土洋结合,用蹲桩气功、跳台阶、简易单杠、拉胶皮条和哑铃操等来增强他腿臂的力量,用少林十三式来增加其腿部力量灵活性和快速反应能力。平时,从牛羊铺中弄些骨头砸碎熬汤补充营养,大大促进了祥雄各方面素质的提高,1953年国家把1952年全国游泳选手中的年轻运动中集中去匈牙利培训,在匈牙利培训期间还参加了多起国际比赛,对游泳技术的提高起了很大作用,穆祥雄很快掌握了先进技术,曾多次刷新全国纪录。1955年在世界青年联欢节上,他取得男子100米、200米蛙泳第二、三名的好成绩。1956年,他被选定为参加第16届奥运会比赛队员,去广州参加集训。但以美国为首的奥委会一手制造“两个中国”的阴谋,让台湾作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参赛。我国家体委为此提出抗议,声明不参加这次奥运会,不承认该奥委会组织,并与此断绝关系。

      由于当时政治斗争需要,祥雄虽两年来100米、200米的成绩全排在世界第一,但祥雄失去了到奥运会上展示才华的机会。他从58年冬至19599月先后三次打破男子百米蛙泳世界纪录,终于使那些称中国人是“东亚病夫”的洋人哑口无言。高兴的穆老从此目标锁定奥运会金牌。

      锁不住的雄心壮志

      文革结束后,穆老从“牛棚”回到家中。由于老伴体贴入微,做得饭菜可口顺意,使他脑门上的皱纹死褶逐渐展平,脸尤如红润的苹果。虽老伴日日如此关照,但她哪知丈夫的心事。

      穆老要重出江湖,重操旧业,憋不住的穆老将自己的想法对子女们一提,就遭到了阻拦,大家都劝他要养心养体,安度晚年。与老伴一说,即遭坚决反对,她心有余悸地说:“文革没把你折腾死,你还不甘心呀,全家受的连累还轻吗?如再来个文革咱全家人的命都要搭上。你都这把年纪了,还是在家享享清福吧”。不管穆老怎样解释她也不应,并说你就死了这个心吧!

      穆老深知,在这个家庭中老伴的功劳比谁都大。在经济条件不富裕的情况下,拉扯大八个孩子确实不容易。如硬着自己的性子来定会伤透了她的心,同时,从未红过脸的痴情也会受到影响,看来,要想达到目的,尚需做大量的工作。

      怎样如愿以偿呢?穆老久思,还是先做好子女的工作,然后再攻老伴的难关。于是穆老先到北京祥英、祥雄和秀兰家,对他们说:“我培养奥运冠军的夙愿难断,文革是虽受了罪,但党及时落实了政策,我在家怎能呆得住?你们都是搞游泳的,还不了解我的心思吗。我身体好精神也好,再干个十年八年毫无问题。不然在家闷着别扭坏了,谁也别后悔”。儿女们听后,对老父的心情加深了理解,只好说只要你身体顶得住就去干吧。

      穆老拿到这个至关重要的通行证返津后,对在津的子女们说:你大哥、二哥、大姐都支持我,你们还有啥可说。随即迎来路路绿灯,又紧着闯老伴的红灯。

      穆老虽经多次白日窗前论理说道,夜间床上谈心求情,但仍无济于事。他愁中计来,抓住老伴疼爱丈夫的心理,白天故作寡言少语食欲不振,吃点就饱(之后到街上买点心吃)的样子。晚上睡觉假装说梦话:“老顽固,孩子们都支持我,你为什么就对我的心情一点都不理解,我非用刀子把心剜出来让你看看”!老伴吓得忙把他推醒。一连几个昼夜的情景也将老伴愁坏了。心慈的她见丈夫如此反常,疼得心酸落泪,真有个三长两短的那可咋办?文革这些年难为了他,现在可不想让他有半点不顺。她思前想后对丈夫说:“我也想通了,你快去干本行吧,我也等待你的好消息,但有一条必须注意自己的身体”。穆老哈哈大笑,握着老伴的手说:“谢谢你,好老伴,有了你的支持理解,我就不愁了!走,咱俩到小白楼吃顿涮羊肉去”。

      次日,穆老即辞别在津子女,赴保定省馆就职。

      穆老的“职业病”

      众所周知,穆老从年青至头顶白发一直奋斗在游泳事业中,历尽艰险痴心不改。说起话来口不离游泳,办起事来一切围着游泳转。凡与他有接触的人,都有一样的感受:

      ——当人们一见到他问候“身体奸吧”?回答是我游泳游得很结实。当提醒他要量力而行时,他说越游越棒请放心。在问他食欲如何,他说游泳游得吃嘛嘛香。在问他晚上睡觉怎样,他说游泳游得一觉至晨晓。在问他每天都干什么,他说游泳、指导训练别无他好。

      ——谈起游泳来话不够他说的,陪你侃个没完没了。一谈起训练来,他虽文化不高,但从理论到实践、从技术到技能、从管理到营养均头头有道。一谈起怎么培养游泳人才去夺奥运金牌时,他更是瞪起眼睛枉起眉,志在必得。

      ——你若与他探讨搞其他运动项目时,他说还是搞游泳好,金牌多,主沉浮,一项顶十项,一个好运动员能拿多-块金牌。只要你离开游泳的话题,他便索然无味,且说我要休息改日再谈。

      ——他每到各地指导游泳训练时,总不忘教育教练和队员要热爱游泳,献身游泳事业。他常说:“干吧,只要你豁出去,就会有成绩,就能为党和祖国争光,就没有辜负人民的期望”。

      ——他到没有游泳设施的县、市去,见到那里的领导第一句话就是:“建个游泳池吧,它既能搞训练培养泳苗,又能对外开放赚些钱,更能提高广大群众的健康水平,何乐而不为呢?”第二句话是:“缺设施资料、缺教练、缺技术、缺经验全包在我身上。”

      ——只要有人给他去信或电话咨询游泳的事,他就极度兴奋乐此不疲,及时给予满意回答,并与你结为朋友,保持长期联系。

      ——凡为游泳的事请他帮忙,他就兴高采烈地答应。不管多忙多累,不顾路途遥远,爬山涉水,不怕风吹雨打,不畏严寒酷暑定时赴邀,帮助出谋划策解决问题。

      ——他下乡所见自然水域,如衡水湖、任丘枣林庄泄洪槽和地热温泉井,如雄县、黄骅羊三木等地后,就琢磨要充分利用有利资源开展游泳运动。这些地方均留下他宣传游泳事业的“主题歌”。

      ——凡游泳界人士到他那去,不管认识与否就感觉亲密无间,自己慷慨招待,满是鼓舞激励的话语,使这些人心里感到热乎乎的,从而增加这些人献身游泳事业的决心和力量。他的笔记本上写满了全国各地热心游泳人员的名子和通讯录。

      总之,穆老张嘴话游泳,闭口想游泳,做梦也况怎样游得快,发挥得好,为党和祖国争光、誓夺奥运金牌已成为他的职业病。

      慧眼识玉乖“三杰”

      80年代,在我国泳坛上一提河北三杰,无人不晓,他们是穆老的新门徒钱红、王大力、夏福杰。他们不仅是国内赛场的佼佼者,也为国际大赛中的闯将。

      这三棵苗都是经河北游泳队总教练穆成宽亲自过目,多方考核选定的。他发现三人各有特点,均是块游泳的好材料。钱红——精明自信,爱动脑;身体灵活,反应敏捷;水感好,浮力大,频率快;腰肌有力,爆发力了出众,游起蝶泳来如水上飞,且肯吃苦不叫苦。帅小子——王大力,身体协调,耐力超群,意志品质强,善与强手试高低。游起长自来,动作节奏明快,像条白鲢,千米不乏,百拼不怠。好身材的夏福杰——有一股非凡的朴实劲头,性格内向,在大运动量训练中不会说半声累。人高马大的她在短自游中铁臂划水水成渠,浪花飞溅似蛟龙。因此,他们成为穆老的心尖子,命根子,为他们倾注了大量的心血。

      他们入队后,穆老时常与其主教练冯晓东、王兆增、王力共同研究训练计划,如何根据每人的特点尽快丰富完善其技术技能。穆老在技术上,不断给予画龙点睛的指导,大胆开拓创新,使他们形成独自的技术风格。在思想上,经常对他们进行艰苦奋斗、为党和祖国争光及新旧社会两重天的教育。训练劳累时就用革命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的精神鼓励他们,并嘱咐他们一定要与主教练配合好,切勿自高自大。在生活上,千方百计进行调济,补充营养。乖“三杰”乖就乖在受穆老的教育后,自己常说:“我们是尘在新中国的幸福人,穆老那是什么经历,我们现在是啥待遇,不好好练对得起谁”。“三杰”默默立志,在训练中卧薪尝胆,在比赛中敢于豁命拼搏,没有辜负穆老对他们的期望。

      立志见于行动。从此“三杰”在训练中没有节假日。大年初一,吃完饺子也自觉地去训练。陆上练得汗水滴湿了地皮,水中练得身体像烧红的铁块热血沸腾,难忍难耐。臂腿累得直哆嗦,腰酸疼的无法形容,但谁也不吐半个苦字。由于不懈的努力,换来了多次打破全国纪录的好成绩。笑在脸上喜在心中的穆老积极向国家队推荐,使得王大力和夏福杰于1983年幸运地调入国家队,钱红也于1985年由冯晓东教练带入国家集训队。

      河北“三杰”到了国家队后,更是给自己定下了新的目标,“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在国家队教练的精心训导下,他们技术技能日臻完善,意志品质更加坚定,训练更加刻苦,自严自律,以苦为乐,锐意进取,练就了过硬的本领。

      帅小伙王大力,在第十届亚运会1500米自由泳比赛中以155063的成绩取得亚洲冠军800米自创亚洲最好成绩,荣立一等功1987年在泛太平洋游泳比赛中400米和1500米自双创亚洲最好成绩。在六届全运会上将1500米自的成绩提高到153232400米自提高到35722,成为亚洲最好成绩。在第十一届亚运会4×100米自接力比赛中以32496的成绩夺金,再创亚洲最好成绩,4×200米自接力比赛中获银牌。由于成绩突出王大力连续三届被评为全国“十佳”运动员。

      好身材的夏福杰,在第十届亚运会上与队友一起以35221的成绩勇夺女子4×100米自接力金牌,创亚洲纪录,100米自、100米蛙获银牌,荣立一等功。19874月在全国分区赛中50米自、100米自分别以26415619的成绩创亚洲新纪录,该年有四项为亚洲最好成绩。在第二届泛太平洋游泳锦标赛上,4×100米自、混接力赛均游出亚洲最好成绩。在第十一届亚运会上200米混合泳获铜牌。连续三届被评为全国“十佳”运动员。

      精明自信的钱红,1985年在亚太地区分龄游泳锦标赛上初露锋芒,一举夺得七金。第十届亚运会上以10l36的成绩夺得女子百蝶泳冠军,排当年世界第九位,荣立一等功1987年在全国分区赛中将百米蝶泳成绩提高到10024,跻身当年世界第四位,同年创亚洲4项最好成绩。紧接着12月份在美国游泳公开赛中,再次将自己百米蝶泳成绩上升到10005,创亚洲纪录。在第十一届亚运会上她参加4×100米自接力赛,以34639的成绩夺冠,又创亚洲新纪录,100米蝶、200米蛙获银牌。90年她的百米蝶成绩突破1分大关,以5889的佳绩列当年世界第二位。在第二十五届奥运会百米蝶泳赛中以5862的佳绩,战胜美国泳星莱顿,夺得金牌,改写了奥运会纪录,成为响誉国内外的泳坛“五朵金花”。连续三届被评为全国“十佳”运动员。穆老终于含笑九泉安息了。

      为游泳而生

      穆老这一辈子迷恋游泳,无师自通,身心沉浸在游泳事业中。有人说穆老是“为游泳而生的”,这话并非夸张。

      说起穆老迷恋游泳的事,还要从他幼年讲起,他从会走路时就常常用手在脸盆里攉拉水,常常湿透衣裤挨家长的打。五、六岁时,中午不睡觉,蹲在河边上看别人洗澡,家长只好硬逼着他同睡午觉,按捺不住的他只好待大人熟睡后,偷偷溜回去。八、九岁就在河中浅水处试身游泳,常从河中捉些鱼、蟹带回家,水性越来越好,家长渐渐放心,随他去了。

      穆老家处三面环水的北运河,环境和爱好是他与游泳结缘的重要原因。每逢市内有游泳比赛,他要起大早,带上窝头和咸菜跑到那里去看。回来后昼夜琢磨,白天再到水中去模仿动作技术,这已成为他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从十五、六岁开始,他就自发的组建业余游泳队,并自封为教练,将自己悟出的技术要领,示范给大家看,引起大家浓厚的兴趣。就这样,每年从春到秋,在大运河中天天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他们进行的是踩水托物及横渡运河的训练或比赛,领头的当然是穆老。天长日久,大家掌握了游泳的技术,个个成为游泳的高手,在天津游泳比赛中,多次取得好成绩。

      1935年,穆老创天津男子200米仰泳纪录,被邀请参加天津鱼雷游泳队。两年后与孙逊、高文敏等人组成天津★鲨游泳队。1940年穆老在北平和华北区游泳比赛中创100米仰、400米自纪录。次年823日,天津《东亚晨报》第二版头条新闻发表了“★洗鲨队”队员穆成宽在西侨游泳锦标赛上,战胜洋人的消息,标题为“★鲨队为华人吐气,穆成宽压倒西人”,一时,大振华人民心的他无人不知。

      胜利的信心,激励着穆老献身游泳事业的决心。1942年天津成立了以青年学生为主的游泳队,他为成年队员兼学生队教练,同时也将其家庭游泳队的儿女侄子作为学生队的小辅导员一并带入参加训练。

      新中国成立后,穆老得到了党和政府的关怀重视。他被聘为天津民园体育场(含黄家花园泳池)场长、游泳教练。从此,他积极性更高了,事业心更强了。他给游泳队立罚三章(以吓为主):训练、比赛表现不好的,一是甭想吃饭,二是罚晒太阳,三是加码罚游几百米。严师出高徒,1952年在全国游泳比赛中穆祥雄显示了充足的实力,以258″的成绩首次打破男子200米蛙泳全国纪录,且祥英、祥豪、秀珍等穆家军均榜上有名。四人都被选为1952年全国游泳选手为祥雄三破世界百米蛙泳纪纪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为新中国游泳大业的开拓发展培养了一大批栋梁之才。

      1956年在穆老的建议下,天津市在西安道二池创办了全国第一所游泳业校。穆老被任命为校长兼教练及管理指导员。他以校为业,以池为家,每天忙碌的连骑车回睦南道家八九分钟的时间也抽不出来,常常吃住在校为队员尽责尽力。也正由于穆老贪上一位知疼着热、精明能干、理家有方的好妻子,在解放前及天津解放初期穆老和孩子们游泳练习的衣裤都是妻子新手做的。这样才使他一心扑在游泳事业上,而无所顾及。他只将全部工资上交爱妻,其他的事就一推六二五,对孩儿生日娘满月也无暇顾问。

      在天津多年的执教生涯,使穆老对游泳技术、游泳事业的理解从理论到实践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培养的学子桃李满天下,在效劳泳坛上才智非凡:祥英曾任中国游泳协会秘书长、副主席祥豪出任主帅多年、祥雄则为世界一流名教、祥杰执鞭现代五项和国际裁判,他们子承父业叱咤泳坛。更多的学子干出名堂立功受奖,还有的成为援外的专家,继续为国家的游泳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后来,穆老到河北省游泳馆工作,那里又成为他的家。老骥自知夕照晚,勿用扬鞭自奋蹄。他与队员们朝夕相处,不眨眼地看着他们训练,连大年初一的饺子也同桌共餐,除非有比赛、开会的机会,才顺路回一下家。他离不开队员,队员也离不开他。

      一次去天津开会的机会,穆老来到了久别的家中。闻讯即来的一群喊爷爷叫外公的孩子围着他,他分不清他们都是谁家的孩子,更是叫不出名字。当他将孩子一一抱在怀里亲一亲,吻一吻时,眼生的孩子们摇头使劲往外挣,尴尬的穆老心里真不是个滋味。从此,孙女、外孙女们偷偷叫他陌生爷、野外公。

      当有人问穆老全家共有多少人,他愣半晌掰着手指头却怎么也数不清。偶尔借机到北京儿女家,对那里的孩子同样陌生。孩子们都恳求他多住几天,一同逛逛公园、照照相,他说哪有时间,我这就得走,等我培养出奥运冠军宋,一定住个没完。孩子们不相信,还得和他伸手拉个钩。

      穆老自己常对别人说,侄男孙女在大街上遇到我,我是认不出他们的,他们也认不出我。有人风趣地说穆老家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可当人们问他河北游泳队有多少人,成绩技术特点等情况时,他却了如指掌。连各地、市的成绩,教练和游泳苗子的名字均况的清清楚楚。大家佩服地说:穆老对游泳事业的心路谁也比不了,舍小家顾大家的精神实难学到。

      穆老在河北游泳馆工作时,是他一生最后的冲刺阶段。他付出了巨大的心血。正如他自己常说的:河北游泳上不去,出不了奥运冠军,我死也要死在游泳池边。常年的劳累使穆老积劳成疾,1987年检查发现患有脑神经萎缩症及脑动脉硬化症。当领导及教练们要送他去医院治疗时,他执意不去,嚷着说:“我在馆里吃药养着心情更好,既省钱又能听听训练的声音”。大家只好依他。病情恶化时,才住进医院,弥留之际仍念念不忘朝思暮想的游泳,直到那颗一生执着游泳事业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为新中国游泳事业做出巨大贡献的穆成宽,一生酷爱游泳、一尘执着游泳事业,一生为培养奥运冠军春蚕丝尽方归去。其余霞光辉仍照耀着一代代有志游泳事业的同仁奋进不止。

      一身西服永不旧

      一向艰苦朴素的穆老,从不讲究穿着。外出开会、办事总穿一身普通的中山装或运动服。但他却有一身好西服,只是见他穿西服的人不多。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游泳界上的外事活动频频而至,来保定游泳馆的外宾不断增加。为接见外宾的需要,领导和同志们劝他做一身西服,他一听“西”字就反感的摇头,大家说那是礼服,他才勉强答应做一身。

      礼服做好试穿时,他不仅走路不知先迈哪条腿,而且总觉得飕飕冷风直向脖子里钻,混身上下都别扭。一次,穆老接到通知,次日有外宾来馆。当晚,他特意穿上西服,对着镜子练习走路、言谈举止。尽管下了功夫,但在接见外宾时,仍有难随和之处。接见完毕,穆老即脱下西服放回箱子里,并自言自语:“可解放了!

      当人们问穆老,穿西服是一种新时尚,你为什么总放着它不穿呢?他答:“穿西服束缚人,点头哈腰的那一套我不会。穿运动服多随意,行走坐卧无拘无束,搞起训练来也不拖泥带水,还是习以为常吧。”从此,那身西服只有在穆老接待外宾时,才出来亮亮相。这身西服是穆老唯一的迎宾礼服,也是他最好的一身衣服。穆老去世后,人们发现多年的西服仍崭新无尘,大家说这身衣服该进博物馆了。

      看比赛有瘾

      穆老热衷看游泳比赛,乐此不疲,将看游泳比赛当做提高技术水平的最好的方法。他自己常说,不看比赛就会固步自封,很难知彼知已,更不会进步,大小比赛皆有受益。

      每次收看国际游泳比赛现场直播,他不管深更半夜,甚至顾不上吃饭睡觉,全力守在电视机旁,认真仔细地看完全场。当看到我国运动员夺冠,就兴奋地大喊“真棒——好样的——”惹得四邻不安。见到运动员的好技术,就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过后要与教练员们共同分析研究,找差距,汲取精湛技术。

      国内的游泳比赛,他必亲临。总是第一个到观场,最后一个退场。比赛开始后,他就掏出望远镜细看端详。每看完一场比赛,总有新的感受,回到住处,即召集教练们开总结会,散了教练员会,还要召开队员会,让他们谈体会,找成功与失败的原因。对拼搏精神好的队员及时进行表扬,对发挥欠佳的队员给予鞭策鼓舞。

      对省级游泳比赛,更是重任在肩,场场不离。他要从中物色省队人选。赛场上的风云变幻,皆从穆老丰富的表情中看的出来。他时而鼓掌欢呼,时而振臂高喊,观众们常常为看台上的这位老泳迷感动。有时,长距离的自由泳比赛看台上的观众所剩无几,但穆老却看得正带劲,他要看这些运动员的毅力和耐力。比赛后,他还要深入各队给予指导、鼓励。

      对基层单位的游泳比赛,穆老也会兴志勃勃地去看。他多次看保定胶片厂子第学校的游泳比赛,常与小队员们坐在一起谈感受,经常问:“你们怕不怕比赛”?小队员们说:“训练无所惧,一比赛就紧张的心慌”。穆老风趣地对他们说:“我有一妙招,不信你们可以试一试,那就是树立为祖国争光的雄心壮志,准能不怯场。”看到他们游出好成绩,穆老就高兴地说:“嗯,有志气,好样的。”穆老还与该校的领导、教练共同谋划如何更好地开展游泳这一运动,并委以重任:“省队小泳苗的培养发现,还要靠你们呢,缺什么尽管说,我们会全力支持。”

      穆老有件珍宝

      穆老有件珍宝,那就是他多年使用的收音机。穆老走到哪,带到哪,每天的新闻必听,能知国家大事,凡有游泳比赛新闻总会最先知道。

      这个收音机的周身让穆老给磨得光光滑滑,连开关扭的防滑楞全看不清了。有人劝他赶快换个新的,穆老说,这收音机对我起得作用可不小,是它给我送来了邓小平的伟大理论和党的改革开放的好政策,成为我了解国内外形势及获取游泳信息、掌握游泳动向的耳目,它为我效劳了这么多年,我哪能轻而易举地抛弃它,人物亦关情呀,它已成为我的心爱之物。

      一次,这个收音机发出嘶哑的声音,穆老找了很长时间也找不出毛病。急气之下,穆老对这个爱宝拍了几下,并说:“我老你也老呀!”顿时收音机乖乖地听话了,又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后经电工检查是线路开焊导致的接触不良,穆老又责怪自己的过火行为。后来,该收音机几经大修,有人知道此事后,要给穆老买一个新的,穆老说:“你花钱,我花钱,咱买一百个也毫无问题,现在生活条件好了,人们都有个积蓄,但要掌握一个原则,该花的钱必花,不该花的钱一分也不花,这也是艰苦奋斗。”

      认死理的犟老头

      穆老在文革中挨批斗,始终倔强地认为:党让我搞游泳事业没有错。贺龙元帅要我出个游泳穆家军,这有什么错?让中国人夺世界冠军,夺奥运冠军何罪之有?他不怕吃皮肉之苦犟到底。中午不睡觉也要偷偷去沆水中教孩子们游泳,因此,造反派在批斗中又给他“罪”加三等,为此没少挨斗受罪,他也不在乎。

      穆老到河北后,有的教练就说:“河北游泳在全国比赛中都拿不到名次,要想上去难呀!”穆老况:“不难不难,我们有足够的条件,一有党的领导、政府的重视支持。二有全国一流的泳馆。三有敬业拼搏、热爱游泳事业,又久经磨练的教练群。四有白洋淀和其它地市的广大水域,有何难”。还有的人说:“我们怎么也比不过广东、上海”。穆老说:“这关键要看我们的信心,我就爱犟这个理儿,既然条件不比别人差,为啥咱就不行。只要我们心往一块想,劲往一处使,有个三年五载定会出人头地。”结果他的犟理儿实现了,在第六届全运会上,河北游泳队即获女子团体第一,男子团体第二的好成绩。

      有人对穆老说:“河北各地市游泳馆全面开花不大可能。经济基础差,如衡水、沧州建个泳馆就很难。”穆老说:“事在人为,随着经济的发展将指日可待。尽管体委没钱,我要跑细了腿去宣传,非让有钱的投资把泳馆建起来。”于是在穆老的倡议下,衡水冀县暖气片厂和沧州军分区先后建成了泳馆。

      穆老自打骑单车去白洋淀指导游泳训练途中遇险后,省馆领导及同志们都劝他,千万不要骑车去了,只要出门即派车。他犟着说:“我们的工作就是战斗,战斗哪有不流血的。”于是他仍骑车不止。后来省领导为他配了专车,他却让司机闲着,虽然感谢领导的关心,但他认为,自己一能骑车二能走路,一个人能办得事,干吗要搭上二个人呢。为此,惹得大家说:“穆老这犟劲,真山难移性难改呀。

      桩桩件件小事中,透露出了穆老对事业的执着,对身边琐事的随意和豁达,让我们看到了一位衷情游泳事业、献身游泳事业的长者的朴素的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