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冬泳官网

科学冬泳

重在科学 贵在探索—五析科学冬泳

2012-05-18 15:03:00 中国冬泳

  重在科学 贵在探索

  — 五析科学冬泳

  南京理工大学 唐炯

  〔南京理工大学唐炯,现年81岁,是南京市冬泳组织发起人之一。自从参加冬泳28年来,热心冬泳科研工作,重视理论联系实际,结合自身体会,在《全国冬泳通讯》等书刊中,发表论文10余篇。《重在科学 贵在探索》是论述科学冬泳的第5篇文章。〕

  `

  南 京 市 冬 泳 委 员 会

  2011年8月

  重在科学 贵在探索

  —五析科学冬泳

  唐 炯

  摘 要 本文通过对当前冬泳及冬泳科研状况的分析,提出必须全面落实广义的科学冬泳与个人实际的紧密结合,才能提高冬泳的中、远期效益,从而真正彰显冬泳的优越性和更有利于加速发展群众性的冬泳活动。

  关键词 狭义的科学冬泳 广义的科学冬泳 循序渐进 循序渐退 中、远期效益

  探索 健人

  自“科学冬泳”明确提出并引起重视,不觉间已十又五年。笔者为此已写了四篇有关论述,针对目前冬泳界状况,有必要再写这篇《五析科学冬泳》。

  一、对当前冬泳状况的探讨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后由数十人兴起的群众性冬泳活动,30多年来冬泳者已发展到约50多万人;各城镇的冬泳组织也由几个发展到数百个。在同一时间段,全国性、地区性的冬泳科研会议举行了数十次,并出版了部分书籍和大量刊物。特别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前后,冬泳活动与冬泳科研相互促进,显得热气腾腾。然而不知何种原因,新世纪后不久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冬泳科研处于停滞状态,再加《全国冬泳通讯》停刊,冬泳活动缺乏理论指导,难免处于自流状态。冬泳能迅速提高人体生命质量的惊人效果是其他运动难以匹敌的,故号称“神奇的冬泳”;然而30多年后,其中、远期效益却不能令人满意。这里试举南京的例子,南京冬泳委员会现有注册会员1135人,70岁以上还健在的133人,仍继续冬泳者约40来人,其中80岁以上18人,冬泳者6人。遗憾的是70岁以上约三分之二停止了冬泳步伐,虽然他们中的多数人仍在春夏秋游泳。据笔者的观察和了解,其他各地的冬泳情况也大同小异。本人在《试论冬泳效益》一文中,提出冬泳应获取中、远期效益。那么,何谓中期,何谓远期?目前尚无人发表此类见解,笔者不妨试定其界限:以年龄计,中期效益指健康地游到80岁,应占全体冬泳者的8~12%;远期效益则指80岁以上的长寿者、90岁以上的寿星和百岁以上的人瑞,在全体冬泳者中,长寿者与寿星应占2%,人瑞可达0.1%。令人欣慰的是,今年一月庆贺了百岁生日的广州刘君谦,成为我国百岁冬泳第一人,也可能是世界上首位冬泳人瑞。然而,在50多万冬泳者中,90岁以上的冬泳者便屈指可数了,最多不过以10位数计;80岁以上的冬泳者能数以百计就不错了。当然,高龄冬泳者不多和冬泳兴起的时间不长有关,不过,大部分冬泳者止于70岁左右到80岁之前却是问题的关键。从本地的情况来看,那些人离开冬泳的原因大致有三。其一,是因病因伤因年龄大,如一近8旬泳友身体健实,但喜食肥肉,腿部患上血栓,医生给装了支架,一游泳支架便下滑,后医生告诫再不能游泳了;又如外伤引起的各种骨折,轻者短期不能游,重则告别冬泳;也有的自认年老而放弃冬泳、。其二,工作调离本地、或搬家后距冬泳点太远而离开冬泳。其三,受传媒(电视、报刊等)及一些传言影响。如某养生家断言冬泳只适合热性体质的少数人,等等;又如,某年近7旬的泳友,看来身体很好,除游泳还跑步、爬山、倒立,样样不落人后,一日在去游泳的路上从单车上倒下,经医院检查是脑梗,泳友去探视时,他说是冬泳不好……许多人受到这些言论影响而不再冬泳。值得注意的是,上述退出冬泳中的多数人并非是生理上的原因;同时,在南京许多没有参加冬泳组织而冬泳的人也仍在逐年增加,不少人还坚持得很好,如一位86岁的老工人已坚持冬泳20来年,他还是本地冬泳人群中年龄最高者。看来,要获取冬泳的中、远期效益,还得从冬泳科研上找找答案。

  二、对冬泳科研的探讨

  回想30来年冬泳科研的主导思想,纵观数以千计的研究文章,最受重视的是用实验数据来证明冬泳对人体某器官某系统或某疾病有益的研究。显然,这些研究是很必要很重要的。但是,并不是只要去冬泳就能获得而且长期保有那些益处,即便是提倡科学冬泳之后很久,却有游了40来年的老冬泳者患上了糖尿病;还有,冬泳者患上心脑血管病的也非个别,更别提获得中、远期效益了。由此可见,仅是一般讲讲科学冬泳是不够的,要获得冬泳的好效果并较长期、长期地保持下去,就必须在广义的科学冬泳和个人的实际相结合上下大功夫。这一点类似于在冬泳领域发现的一个富矿,如何将其挖掘出来造福于广大冬泳人群是至关冬泳发展前途的大事,也是冬泳者获取健康、延缓衰老的最好途径。然而,在过去冬泳科研界及其有关领导,并未对这类冬泳的应用理论引起足够的重视。针对当前的冬泳状况,将广义的科学冬泳联系个人实际作为主要重点来抓,我认为也不为过。当然,这决不排斥其他方面的研究继续深入开展,而且它还会为其提供理论联系实际的更加丰富精彩的素材。

  不妨再进一步讨论一下。冬泳科研表明冬泳是对人体有益的,也证明冬泳蛮干是对人有害的;不过,蛮干毕竟是极少数人的行为,危害是有限的。而大多数人不能完全获得较高的中期效益,其危害对冬泳就是巨大的了,对冬泳者的损失(如延缓衰老等)也无可估量。那吗,是否大多数人是因年龄增大和冬泳的艰苦性而不能达到和越过80岁这道关呢?看来也并非完全如此。这里笔者再举一个南京的事例,一位离休的医生过70岁生日时,子女们见他年纪大了坚决不让他再冬泳,为他办了温水游泳证;他在封闭环境里游了三个来月,胸闷不适,医院一查,患了冠心病;出院后服抗心律失常药物,一停药就出现室性早搏。他想,冬泳十年也没什麽问题,于是在2001初冬,决心恢复冬泳看看;一个月后停服抗心律失常药,只服些活血化瘀类药,再未出现室性早搏,半年后体检,心电图正常,其他多项指标也没问题,因此他决心继续游下去;今年已进入80岁的他仍在坚持着冬泳。由此可见,针对具体问题,坚持广义的科学冬泳,排除干扰,年龄、疾病等都不是阻档继续冬泳的主要障碍。要实现冬泳的中、远期效益,只有广义的科学冬泳紧密联系个人实际这一条路可走,上述人瑞刘君谦、以及正进入90岁的陈正文等人就是走在这条路上的榜样。

  三、重在科学 贵在探索

  1.重在科学

  笔者在《试析科学冬泳》中,就将科学冬泳分别定义为狭义的科学冬泳和广义的科学冬泳。前者仅指人体适应冬泳的规律,简言之即“循序渐进、因人适量、持之以恒”;后者则是在冬泳本身外还需辅助运动、心理平衡以及饮食、休息等良好的生活方式相配合,简言之即“对身心综合治理”。它是既吸取西方健身和东方养生中的精华、而又有别于这二者的新型摄生之道,或可称之为“健人”——即成为身心俱健的长寿者,冬泳也就是“健人”之道。所以,科学冬泳它必须讲究科学、重在科学。对前人、外人的经验、理论(或理念等)都要用现代科学的观点来检验。例如,养生中把人的体质分为热性与凉性,这本身并没错,但将人看作一成不变,看死了,就违背了辩证法;人是有生命的有机体,体质弱的可以变强,热的、凉的也可治理为平衡;凉性体质的人就不能冬泳的结论显然是太武断了。我身边就有一活例,校内一老师:脸黄、手心都黄,我动员他冬泳时,他说他夏天都怕沾凉水能冬泳吗?我让他来试试,他参加冬泳后,体质迅速得到改善,脸和手的颜色正常了,也不怕冷了。在众多冬泳者中类似的例子并非个别,这证明通过科学的锻炼,人的体质是可以转变、同样能够适应冬泳的。

  重在科学,就应经常了解自己的身心健康状况及其变化,千万别忽视一些病变的征兆,做到有病看病也是科学冬泳必不可少的一点。尤其要破除冬泳万能的错误思想。本地前年两泳友的先后突然病逝,是值得大家来吸取的重要教训。他们还都是铁人三项运动员,一人55岁,一人53岁,都仗着自己身体壮实,一人虽然知道自己心脏不大好,却不放在心上;另一人虽不知自己心脏不好,但逝前不久已在晚上发过一次病,把他救醒过来,邻居和他妻子要送他去医院检查,他却说自己身体好得很,刚才只是做了个很舒服的梦,不必去检查了;结果他在一天午睡时就走了,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另一人,酒饭后不适,躺沙发上休息,同事们见状不好,急送医院,也是回天无术了。他们都是因急性心梗而猝死,我们实在为较年轻的泳友这样离开我们而感到万分惋惜。冬泳不是血管操吗?为什么他们还会有严重的心血管病呢?其实,通过研究对比,冬泳者血液中的清道夫——高密度脂蛋白(HDL)确实是高于其他运动者的,特别是冬夏两季竟高出对照组1/5多。然而不良的饮食与生活习惯,使血栓形成和血管硬化,往往是没有感觉的,当不良影响超过了有益影响,病变就无可避免。据病理研究还发现,在20岁左右约有1/3的人可能开始轻度动脉硬化。而且,当血管被堵塞了70%,人们往往也是没有感觉的。由此可知,要避免上述的悲剧,就要相信科学,不要盲目自信。

  重在科学,还需要了解人生岁月的变化规律。据一些研究表明:30岁时人体最健壮(之前少数器官如听觉等已缓慢衰退),之后各器官先后不一的开始衰退,50岁时衰退增快,60岁后衰老加速,到73岁左右达到高峰;如在这时的前后加强科学锻炼,保持身体不要有大的病患,到80岁后,身体相对有个渐缓衰老的较平稳期;如仍然坚持广义的科学冬泳,就可以继续保持健康、延缓衰老,也就有希望进入寿星以至人瑞的行列。

  2.贵在探索

  科学冬泳的提出及实践仅仅15年,远没达到成熟的程度,因而需要我们去研究和探索,需要更多的人来开拓这一片具有丰饶前景的人体生命工程的沃土,去做前人没有做过的事,以充实、完善科学冬泳的内涵。而当前最迫切需要解决的正是如何让广义的科学冬泳与大多数冬泳者个人的实际相结合、从而提升冬泳的中、远期效益这一重大课题。让冬泳中的大多数人能突破70岁以上这道关口,获得80岁以后的平稳,享受90岁以上的顺畅,品味百岁以上的安祥。为此,就必须艰苦地探索,要探索,首先还要重视学习。洪昭光教授说得好:“许多人不是死于疾病,而是死于无知,死于自己的不健康生活方式。”因此,多学一些生活和医学方面的常识、多看一些冬泳科研、冬泳经验交流的文章以及一些健身、养生的知识,这不仅有利于探索科学冬泳的方法和理论,也对延缓衰老、防止老年痴呆大有俾益。探索,针对每个冬泳者而言,就是对照自己在心理、生活方式等方面是否符合广义的科学冬泳原则?如何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冬泳效益?针对整个冬泳群体而言,就是如何扩大与提高冬泳的中、远期效益,使冬泳者多数人活得更健康、更长久。据较近统计的数字,世界60多亿人口中,有百岁以上老人20万,即大约3万人中有一个,照此比例,50多万冬泳者中应有17人。可据笔者所知,至今为止,仅有两人,一是前面提到的仍在继续冬泳的刘君谦,另一则是80多岁开始冬泳,游到90多岁因双目失明停游而活到102岁去世的苏州韩秋岩。当然,由于冬泳开展的时间还不很长,冬泳的中、远期效益的指标,如人瑞初定为0.1%,即1000人中将出现一个;即使考虑到当前人瑞逐年增加的趋势(如南京2007年有人瑞185位,2008年就增至209位),倘若能在今后三、四十年实现,那也将是远远高于国际和国内水平的。这显然是个极高的指标,但也是一个通过努力能够实现的指标,至少在一些理论结合实际较好的队伍中能够率先实现。

  人的衰老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可以延缓;不过进入70岁以后,在冬泳中要经受强冷刺激的考验,如何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的衰退而去适应冬泳呢?笔者在探索中提出了和“循序渐进”相反的“循序渐退”的新概念。特别在实践“因人适量”上,所谓“适量”,就是要消耗自身体能的约2/3,它既不是与别人攀比而过量,也不是随意地游而愈少愈好,而是正如笔者在《四析科学冬泳》中引证的:消耗运动能量一般应达到1100大卡以上(6000大卡以内)血脂才能向有益方向转变……可是当前大多数人都未达到这个量,因而没有做到真正的“适量”。随着年龄的渐增,体能必然会渐减,那么运动量和强度和也要相应渐减。是“渐减”而不是大减;在冬季,泳时也是随水温的下降而渐减。只要掌握好这种循着客观情况的变化而“渐退”,实现冬泳的中、远期效益也就不难了。还有,冬泳者的安全也须高度重视,高龄者更应加倍注意,无论是在水上还是途中,都要精力集中,避免发生事故。在身体不适或遇恶劣天气,少游或停游是最佳选择。

  总之,科学冬泳,就是要讲科学,用科学;探索,就是要善于发现,勇于创新。科学冬泳,就是要闯出一条前人从未走过的新路来,别的运动让人能够达到健康、高龄水平的高度,冬泳同样可以达到;别的运动达不到的高度,冬泳也能够争取达到。如果人人都来探索自己如何获取冬泳的中、远期效益,自己的健康自己做主,自己的生命自己来主宰,建立平和乐观的心态,告别不良的生活模式,形成一套科学的有规律的生活方式,坚持广义的科学冬泳:那么,冬泳这一新型的健人之道,必将对你个人、家庭、社会、国家以及全人类的幸福、昌盛做出巨大的贡献!

  参考资料:《游泳》杂志1999年增刊《冬泳健身文萃》等冬泳刊物及报刊。

  2011.7.15

  (作者:唐炯 联系地址:南京市南京理工大学574—203

  邮编:210014 固定电话:025-84316573

(编辑:刘襄琳)

相关新闻